当前位置:书荒慌 > 都市校园 > 青春校园 > 《南下与北上》
【12】南下与北上(03)

周六如期而至,汪语娴和方承运、宋渊一起坐公车去了城西。

这家书城汪语娴还是头一次来,果然比她以往见过的任何书店都要气派。宋渊对这里熟门熟路,进门就往一个铺着蓝灰色地毯的角落奔去,那一小块地方专门摆放已经开封过的书籍,供顾客免费阅读。

宋渊从中挑出一叠书放在他们面前,说这些都是他看过的认为比较值得看的书。汪语娴和方承运便也跟着坐下,各自随意打开一本来看。

宋渊和汪语娴静静地看着书,只有方承运心不在焉,小动作尤其多,一会儿涂涂写写,一会儿拿本子扇风。其实室内开着冷气,凉快得不得了,他却愣是静不下心来。

汪语娴看着好笑,心想不爱看书的人就是这样。

当然,她也无法百分之百地专注,坐在她对面的宋渊总是分散她的注意力,她难免忍不住犯花痴。

不知不觉就四点半了,汪语娴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学校了吧。”

“你们去那边等我一会。”宋渊说着背起自己的书包,起身朝书架那边走去。

方承运也起身,顺便拉汪语娴一把说:“走吧,我倒杯果汁给你喝。”

“好啊。不过宋渊他想买书吗?”

“大概是吧,走吧,咱们快快喝完快快回学校咯。”他又拉了她一下。

汪语娴跟着他去了。

“咦,怎么是芒果汁,算了,还是你自己喝吧。”她说着回刚才的地方去拿书包,她想趁着宋渊不注意,偷偷瞄他几眼。

“诶,你怎的这么麻烦!”方承运像个冒冒失失的小孩子,飞奔过来在她面前蹲下,递上一杯水皱眉道:“喏,白开水,总可以了吧?”

他总是不太注意男女之别,蹲在她面前,就这么近距离地与她对视,还久久不准备起身,弄得汪语娴浑身不自在,想都没想就狠狠推了他一把,“哎你离我远点,别让宋渊看见了误会。”

瞬间,滚烫的白开水泼洒在他的手臂上,皮肤并未起泡,只是现出一片狰狞的紫红色。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等着,我马上找你二姨来。”

“不用,没事。”他拉住她,勉强地笑笑。

“方承运……”她望着他,艰难地开口:“你知道的……我只喜欢宋渊一个人。”

“我知道。”他的眼眶微微泛红,但没再说别的。

或许方承运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吧,那天之后,他还是常和她来往,一起玩也依然有说有笑,只是当宋渊在场的时候,他会注意分寸,小心翼翼地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这小心翼翼的模样,令汪语娴心生不安。她宁愿他对她冷漠疏离,视而不见,这样的话,她或许能少点愧疚。

日子不疾不徐地过去,眼看着高考日渐逼近,汪语娴压力山大,生日也没心思过了。

那天晚上,照例是夜自修下课,方承运下来找她,送给她一个包着淡紫色皮纸的木盒子。

“谢谢你,方承运。”她没有伸手去接礼物,只是眉头微皱:“但是,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他神色自若,哄骗小孩子似的笑:“好了知道了,你收下这一次,以后不再送了,总可以了吧?不值几个钱,你放心收下吧。”

“说话算话啊!”

“行啦!”他又问:“你高考志愿准备报哪个学校?”

这死缠烂打的家伙,哎!

汪语娴默默叹一口气,还是如实相告了,只是没有反问他,对他表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一切干净决绝,不留一丝残忍的假象。

那份礼物被她放在衣柜里,一直没有拆开,久而久之便遗忘了。

九月份,汪语娴如愿去了广东的一所高校,宋渊也去了广东,虽不同校,却离得很近,周末偶尔还相约出来一起吃饭,喝咖啡。他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跟情侣差不多,只有当事人知道,这种“差不多”的关系,也许会永远持续下去,也许会在某一时刻突然断开。

上大学以后,她时常莫名想起拿着一杯白开水蹲在她面前与她对视的方承运,想起他那看得见青白色头皮的平头,想起他粗心大意之后恍然大悟般直爽的笑,想起他在操场的黑暗角落里蓦然发亮的眼睛。

在此期间,方承运一直缺席,听说他去了BJ,读新闻与传播专业。

汪语娴半开玩笑地对宋渊吐槽:“方承运真没良心,去了BJ连一句口信都没有。”

在数不清是第几次唠叨起他后,宋渊望着窗外幽幽地说:“他呀,他真是个好人……语娴,或许有些话,我该早点和你说的。”

他说起了往事。

方承运和宋渊是在高一的一次体育课上偶然认识的,因为彼此球技旗鼓相当,常相约去切磋,很快成了球场上的好伙伴,生活中的好兄弟。

唯一一次翻脸是在一次篮球赛结束之后,方承运特地跑到地铁口那里买了两箱矿泉水回来,分给打球的同学一人一瓶。当时宋渊的脸色变得铁青,暗地里质问他学校小卖部里多的是卖水的,为什么偏跑到地铁口去买,是不是故意要让他难堪。

方承运一脸疑惑,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说只是同情那个小摊老板,并没有恶意。

宋渊脸色稍微缓和,才坦言那小摊老板就是他爸爸。因曾经得病,他爸爸智商跟正常人没法比,并伴有不定期的癫痫发作,根本没有能力维持生计,家里全靠爷爷奶奶和小姑的接济。宋渊自懂事以来就没见过他妈妈,更不知她身在何处。他因此生活得既卑微,而自尊心又强于一般人。

方承运因此不敢阴目张胆跟宋渊的爸爸再买很多水,只能时不时地去买两三瓶,当作出点绵薄之力。

有时候方承运也会想,像他这样自以为是地想要帮助宋渊,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呢?直到后来注意到汪语娴也是这里的常客,这个不苟言笑的女生,每次面对小摊老板的不停道谢总是显得局促不安,样子看起来有意思得很,他没来由地记住了这个女孩子。

后来想方设法打听到她所在的班级,又听闻了别人捉弄她的事,只好借着这个老把戏企图引起她的注意。

“原来是这样。”她莞尔一笑。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去了城西的书城吗,当时承运死乞白赖地对你拉拉扯扯,后来手还烫伤了。”

“嗯,记得。”

“那个时候,我正偷偷把一本书塞进自己的书包里……我喜欢看书,方承运就让我去他二姨的书城里看,每去一次,我就偷一本书……我没有钱,一直干偷鸡摸狗的混蛋事,很久之后才知道,他和他二姨早就知道这件事,只是从来不声张……我每偷一本,他事后都要替我还钱,然而从来没有对我提过一次,就是怕事情说穿了,会让我难堪。又怕我去别的地方偷,他就反复地告诉我,要看书,去他二姨那里看就好。直到那一次,他为了阻拦你不让你目睹我偷书,他对你拉拉扯扯,最后还烫伤了手……我第一次真正痛恨自己做下的苟且行为。”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她发现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跑回宿舍,把他送的礼物翻箱倒柜地找出来,微微颤抖着打开来,木盒子里面装满了翠绿色的矿泉水瓶盖,仔细数,共有99个。

盒子底端有一张纸条,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底:“汪语娴,如果说我曾为了守护谁的尊严而自作聪阴,那不仅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更因为,他是你喜欢的人。”

“这些矿泉水是幸运的矿泉水,它让我认识了一个平凡又温暖的女孩子,所以我把它们一天一天地存留下来了。瓶盖一共198个,一半给你,一半在我这里。你可别扔了啊,哈哈!”

“将来,假如你不讨厌我,你到哪里,我便去哪里。假如我让你为难,那我就自动离你远远的……你南下,我便北上。”。

她反复看着这些话,笑了,又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