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最新小说 > 新书上架 >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第二十章

到了地方,张婶被文月城落到后面,她也不介意,看了看凶徒,又四周环视,嘴里念叨:“我家老头子呢?”

“回去找推车了。”记柳听见回了一句,毕竟是她把他们牵扯进来的,总得让人宽心,随后看到她因为回头的动作,牵扯到盛礼上半身微微晃动,伤口渗血,刚包裹好的纱布上瞬时染满红色,她忍不住担忧,问:“孟老,大人的血怎么还是不停,不会有事吧?”

孟老听到记柳质疑他的药粉,白胡子翘起来,翻了个白眼,嘟囔着:“小丫头,你可以试试在肚子上戳个窟窿,看会不会有事?老头子的金疮药虽然不如军营里的顶级,那也是不错的,是这后生受伤太重了。”

“他还穿着软金甲,都能被钢刀伤的如此重,那男的力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孟老的话听到记柳的耳朵里,她心中庆幸,若是她没有回头,盛礼被男子再来一刀,怕是连命都要丢了。

记柳并未再说话,只是满眼盯着盛礼失血过多苍白,失去光泽的脸。

盛礼和男人对打的时候,脸上的面具掉了,不得不说,整张脸就算是没有血色也让人赏心悦目,尤其是看了好一会不肯移开眼睛的记柳。

盛礼墨色长发也在打斗中微微散开,零零碎碎落在他脖颈后,落在他双耳边,落在他紧闭的双眼旁,给人一种凄美破碎之感,若不是场景不对,文月城都想掏出画笔,将这唯美凄凉的画面记录下来,等盛礼好了,仔细观赏。

仿佛是听见记柳和文月城心中欠扁的想法,盛礼眉头突然皱紧,记柳看见后,伸出曾经压着盛礼伤口的那只手,帮他把落在额头眉心的发丝拨开,轻点盛礼的眉心,本想将褶皱抚平,结果沾在她手指上的血硬生生在盛礼眉心落下一抹鲜红,给他的脸上平添妖异之感。

只听说他长的芝兰玉树,没想到如此迷惑人心,能亲眼见到这般人物,也算不枉此生。

记柳想,她被盛礼的脸蛊惑了。

“车来了。”张伯的声音打破了几人的安静。

文月城倒是有些纳闷,他疑惑道:“张伯,你怎么在这儿?”

这疑问倒是让记柳想起,之前她为了救下盛礼,趁着两人打斗,顺着红梅树干,偷偷爬到张婶家,叙述如今盛礼面临的危险时,她才通过张伯惊慌失措的语气,知道了他竟然是昭沣县衙的账房先生。

就连文月城晚上在菜碗里吃到的番椒,都是张伯听到厨房大汉来找他诉苦,友情给大厨提供的。

张伯听见文月城的声音,他将推车移到盛礼附近,附身作揖:“参见文大人。“

他站直身子后,还用手臂拄了两下走到他身边的张婶,张婶收到示意,作揖后,张伯解释说:“小的就住在钱家旁边,这是内子。“

简单的招呼过后,文月城让张伯一家回去休息,衙役们被借走,也累了一天,他带着几人将盛礼平稳的搬到平板车上,一路稳稳当当推到医馆,整个过程中,盛礼的伤口难免又是一阵渗血。

包裹盛礼的白纱布被染红,显然上的药已经被动荡的两下洗刷干净,孟老支使众人将他抬到软塌上,安排医馆里的人熬制止血汤药。

安排完,他再次给盛礼号脉,人已经开始发烧了,伤口冷静后稍稍一碰就会重新裂开,孟老犹豫再三,还是抬头看了一眼背他过来的小厮,嘱咐道:“我房间放药的柜子里,有个白玉瓷瓶,瓶口有一圈金边,速速去把那瓶药取来。”

“哎,孟老。”小厮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刚要抬脚又被孟老叮嘱一遍:“千万仔细着些,那药就一瓶。”

小厮应答后,一溜烟没了影子。

第二次换药包扎完全不需要记柳动手,有了医馆内其他学徒的帮助,孟老收拾起来更快了。

他口中的顶级金疮药真不是浪得虚名,没有多久,盛礼再次破裂的伤口,神奇的安静下来,新鲜缠上的白绷带,除却刚开始的晕染红渍,没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受不了了,”孟老亲眼看着小厮把退烧汤药喂给盛礼后,小小舒了一口气,他扶着后腰说:“人是稳定下来了,不能让他乱动,静躺三日再看吧。”

文月城看了一眼记柳,随后问:“辛苦孟老,敢问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先熬过发烧,等他清醒过来,如果有出虚恭,就喂点米汤。“孟老说了点简单的事项,这句话确实把在场的人炸的七零八落,脑子里都被尴尬占满。

“出......出虚恭?!”

“哈哈哈,还好,还好盛捕快在昏迷。”

文月城身后的衙役没忍住,这三个字真的跟躺在床上的盛礼不搭。

“一群臭小子,”孟老严肃训斥:“他还躺在床上呢!老夫是说退了烧基本就好了,那也有可能不退烧,那就麻烦了。笑,笑什么笑。”

文月城怎么说也是盛礼的上司,属下身受重伤躺在医馆,他暗暗告诫绝对不能笑,听到孟老的训斥后,他脸皮抽搐,忍了又忍回道:“孟老说的对,是我管教不严,今晚我会让人看守照顾,您安心休息。”

孟老困顿无比,听他谦虚说完,满意的抚了抚银白的胡须,便回房休息去了。

医馆两位学徒也告罪去后院休息,他们和文月城等人描述了一下各个人房间的方位,嘱咐几人有需要喊他们就行,说完也离开了。

“那今晚......”文月城看了看还跟着的几位衙役,有些犹豫留下哪一个,他们几人都被州府刑狱司的人带走忙活了一天,每个人都疲惫不堪,被他强硬拉出的门。

文月城正准备说,由他来照顾盛礼,记柳突然开口了:“我来吧。小时候爷爷受伤昏迷,也是我照顾的。”

文月城反复确认几遍,记柳没有改口,他替盛礼欣慰,深刻觉得记柳没有白白辜负盛礼对她的好,他道:“记姑娘有什么需要,就去找小厮,明日我来换你。”

“不用找他们,”记柳坐在软塌边,用手背轻轻靠了一下盛礼的额头,她毫不客气指挥:“现在就有需要。辛苦文大人给民女拿一壶白酒来。”

文月城瞬间就明白了她想干什么,嘴角勾起隐秘的笑,他立刻安排衙役回到县衙,取来一壶白酒交给了记柳,虽说好友还躺在床上,陷入昏迷,他还是忍不住调笑道:“记姑娘,我们小礼子,别看弱鸡样,身材可是很好的。”

记柳看着他跳动的眉毛,婴儿肥的脸上挤满看好戏的表情,配上男子的身份,简直不忍直视,一言难尽,她推着几人走出医馆,没好气说:“文大人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少想些有的没的。”

等到文月城带着衙役离开,她回到医馆,坐到盛礼身边,找了块绷带,用白酒浸湿,给盛礼擦拭额头、手心,还有腋窝,反反复复给他降温。

盛礼刚开始还是很热,伤口的疼痛,让昏迷中的他时不时抽动,记柳一个人既要防着他碰到伤口,又要不停给他擦拭身体,忙的身上都起了薄汗。

盛礼的高热,将他带入梦境里,他回到了盛家。

盛府内院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岩石假山置身如画,最壮观的就属一条连接百花湖的河,那是盛老爷子着人挖出来的,连接百花湖的水槽上架起长长的回廊,直接通到河中心的凉亭。

盛礼很喜欢在那里读书,一般那个时候,也没有人会来打扰他。

除了八岁那年,如同往常一样,小小的人儿不许任何人跟在身边,一本正经抱着两本书。虽然在冬日里,阳光却好的不行,当盛礼刚刚把小腿迈上通往凉亭的回廊,突然一股力道不容反抗的推了他。

他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拼命挣扎,浮浮沉沉,死亡的恐惧扑面而来,窒息绝望,明明他距离河岸不远,却因为不会水,常年读书没有体力,他过不去。

冰冷的河水从一开始刺激他的大脑,逼着他求生,慢慢变成夺命毒药,他浑身冻僵了,快要沉下去了,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两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岸边,他尝试着朝岸边伸手,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正在给盛礼不断擦拭身体的记柳,听到他突然呢喃出声:“母亲,救我,救我......”

“烧傻了吗?我是你母亲吗?”记柳自我怀疑,顺手摸了一把他的额头,感觉温度降下去了点,她满意的勾了勾唇。

就在她正准备收回手的时候,盛礼迷迷糊糊伸手死死抓住她,记柳疼的皱起眉头,她掐住盛礼手上的肉,想要拧一下泄愤,却发现他手上的皮肉太薄了,根本抓不住。

记柳被扯住,没办法再给他继续擦拭,她此时背坐在软塌边,身子也别扭,这样的姿势坚持了一会,便腰酸背痛,脚底发麻。

她换了很多姿势,最终最舒服的还是把手放在塌上,人坐到地上。

当然,第二日医馆众人看到的也是这样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