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最新小说 > 新书上架 >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第十九章

“你在干嘛?”一道女声悠悠响起,记柳四处寻找盛礼的身影,从昭沣大牢,到盛府,再到朱寡妇家,她把能想到的地方全部找遍了,关门闭户的钱家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索性她找到了,还没到钱家正门,记柳便看见一道身影鬼鬼祟祟躲在墙根,头还侧出去一半,半边脸黑金软底面具,在黑暗中显眼到令她发笑。

盛礼没料到她会找到这里来,还偏偏在这种时候,他吓得后退一步靠到墙上寻求保护,等他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记柳之后,急忙上前,拉着记柳的衣袖就要离开:“这里危险,快走,回去说。”

“回去说什么?”盛礼观察完男人,注意力都被后来的记柳吸引,记柳的视线亦是被墙挡住,压根儿没看到,那个已经离开的男人听到身后的响动,重新回头了。

男人听到了记柳不加收敛的询问,小心谨慎的性子迫使他回头,看到正在拉扯的两人,便轻声走了过去。

“不如和我谈谈?”这回两人彻底看清了男人的面孔,正气凛然的国字脸,让人感觉可以信任,但是被眼睛里糅杂的阴狠打破了,两股矛盾的气息奇异融合。

两人不断后退,盛礼伸手将记柳护在身后,低声说道:“我拦住他,你回去报信。”

“呵,”男子自忖身手虽不算了得,但也是见过生死,杀过人的,盛礼习武目的在于强身健体,盛家本就没有给他找过正经的武教习,花拳绣腿,他还没有放在眼里,他说:“都别走,一起聊聊......”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记柳拔腿就跑,她不敢回头看,就连让她离开的盛礼,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朝着县衙奔去的记柳,耳朵里除了喘息,就剩下了盛礼和那个男人扭打在一起,造成的碰撞声。

盛礼跌倒在地,当胸被踹了两脚,口鼻渗出血丝,男人的手脚功夫比之盛礼高上半分,而且他更懂得打在哪里会疼,杀伤力更大。

身上的伤越添越多,盛礼尽可能保证不被男人打到,一时间男人也无法将他按下,彻底了结他。

随着两人的长时间对峙,盛礼的体力明显不支,拖下去等不到记柳喊人,他就要先交代在这里了,本不想伤人的盛礼立刻将别在腰间的大刀抽出,“刷!”的一声,一道白光在男人眼前闪过。

男人后退两步,捏紧回头时在路上捡的潮湿柴火,他判断了一下柴火和钢刀的实力,眼下一狠,加速冲了上去,挥手砸向盛礼的头部。

这一下,男人铆足气力,笃定盛礼握不住抵挡柴火的钢刀,就算柴火被对半切开,他也能控制住盛礼握刀的手,创造便宜的条件。

如他所料,盛礼坚实的后背抵住身后的墙面,提起钢刀毫不犹豫的挡住柴火,男人的力气将他震的手麻,两只手握住刀把才堪堪稳住即将敲到他脑袋的柴火。

男人嘴角勾起,他还抽空看了一眼和钢刀短兵相接的柴火,钢刀在它身上留下一口牙印,实际并未造成威胁,对比下来,男人直接就把盛礼拿捏住了。

他趁着盛礼全副心思放在钢刀上的时候,手上放松,让柴火顺着盛礼的力道飞出去,盛礼也因此一时控制不住钢刀,白光在昏暗中划出一道半圆形弧度,男人早有准备,他下蹲轻松避过,同时将空出来的两只手握住盛礼拿刀的手,顺势一拧。

“啊啊——”

盛礼的右手被卸去力道,刹那的疼痛让他惊叫出声。

手上的钢刀掉落后,被男人捡起,他没时间陪着盛礼耗,还有一个女人等着他去追杀,必须赶在记柳回到县衙之前解决掉,才能免除后患。

男人握住盛礼的钢刀,他的嘴里道了句:“再见。”锐利的刀头瞬间埋没在盛礼的腹部,朱红的血液从盛礼唇角流出,和身下的血液汇聚在一起,潺潺汩汩散落到地面上。

钢刀并没有完全扎穿盛礼的身体,他身上穿着母亲给他的软金甲,价值千金的护身法宝愣是被男人蛮横的用钢刀尖头顶破,但是即使有软金甲,他的腹部还是被刀头戳出个窟窿。

盛礼疼的叫不出声,这是他名义上第一次接触杀人案,也是他第一次选择从舒适圈走出来,他恍惚间觉得快要进棺材了。

他看见男人抽出插在他腹部的钢刀,又一次带着狰狞的目光扎了下来,盛礼闭上了眼睛,再来一次软金甲也支撑不住,这一刀必然是要给他戳个对穿的,现在他唯一庆幸的就是记柳逃走了。

胡思乱想间,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落下,临死之际他居然听到了记柳脚踝间铃铛清脆的声响,“丁零当啷!”的声音巧妙的和男人闷哼声结合在一起,盛礼感觉到,男人抓住他脖颈的力道撤离,然后便是“砰!”的一声,男人高大的身躯倒地,扬起地上砖缝间的尘土,没了动作。

两道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盛礼先是被一个充满青草气息的怀抱撑起上半身,他听到那人说:“盛捕快,清醒一点,小的马上带你去医馆,撑住!”

说着竟是有想要将他拖住膝盖弯抱起的动作,奈何那人尝试几次都没成功,转而拉起盛礼两边的手环到脖子上,试图背起盛礼。

“张伯,你这样大人不死也得被你折腾死了。”记柳无奈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盛礼在半昏迷间听到,大为赞同,只可惜不能点头示意。

“那怎么办?”张伯双手颤抖,准备第二日穿的外衫上沾满朱红色的血迹,在青色薄纱上好似盛开着朵朵牡丹,反差十足。

“我已经让张姐姐去医馆找大夫了,”记柳在集市卖菜,多年来混混流氓从不间断,这种事情见过几次,她冷静道:“等张姐姐把大夫找来,差不多张婶也带着衙门的人来了。”

记柳将完全昏迷的盛礼从张伯手中接了过来,轻轻环住,她撕下身上的衣裙,按在盛礼流血的地方,尽可能保持不动,还不断安慰张伯:“别担心,我已经把他绑起来了,张伯,你去翻翻他身上有没有武器什么的,都掏出来扔的远远的。”

张伯应和一声,颤抖着走过去,昭沣县最多就见到过山匪,他们常年盘踞在码头边,前任县太爷给他们上下货的方便,达成交易,他们也不轻易闹事,不沾染码头之外的其他地方,日子过得还算民风淳朴,安静祥和。

难得见到死人,最多也是发生口角,激情之下,造成人员伤亡,之后个个都是后悔万分,痛哭流涕的被抓进昭沣大牢。

可不像倒在地上的这位,完全就是杀过人的模样,就算昏迷着,周遭的气息都让人畏惧。

张伯对着地上的男人后背从上到下摸了一把,没有摸到不合时宜的硬物,随后将其翻过身来,对着男人的衣襟内里开始下手。

“咦......”张伯疑惑不已,还未等他开口,他的女儿带着一位年迈医者慢悠悠走了过来,幸亏医馆里有个小厮将大夫背到这里,刚将大夫放下,不然这速度,盛礼血都要流尽了。

张伯搜完身,围到记柳身边,和他女儿一同在边上看着大夫划开盛礼的衣服,凸起的肌肉上满是血囊,甚是骇人。

众人皆是吞了吞口水,只见大夫白须蹙眉做思考状,不久他抬头说道:“伤的太严重了,普通金疮药怕是不行,老夫只能给他简单包扎,等将这后生抬到医馆再行医治。”

孟老从放在地上的医箱中取出药粉,先将盛礼腰腹间尚还流动着的鲜血清理干净,一道豁口大的血窟窿整个暴露在众人眼前。

看似年纪大了,孟老手上的动作一点没含糊,他在清洗完伤口后,立刻将药粉倒在上面,裂开的地方都没放过,全部被药粉覆盖住,拿出白色纱布,借着记柳的力道,一同将盛礼的伤口包扎起来。

“嗯......”盛礼在药粉,和孟老给他包扎时触碰到他伤口的刺激下,忍不住哼出声来,额角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没入乌黑的发丝里。

为了防止他乱动,记柳只能两只手紧紧环住盛礼,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疼痛,记柳温柔的安慰:“没事了,别害怕,没事了!”她手臂没动,贴着他身子的手却是不停抚摸着盛礼绷紧的背脊,希望可以将安心带给他。

孟老在记柳的安慰中,快速包扎完,他给盛礼摸了一把脉,这才送了一口气,说:“找个平板车,把这后生抬到医馆去。”

“我家里有。”张伯听到平板车,立刻说道,他赶忙回家去拿杂物房里的推车。

就在这时,文月城也带着县衙里刚回来的衙役,跟着张婶赶到几人所在的地方,他没想到出来盯梢的盛礼,差点把命搭上了。

他命人将昏倒的男人带回衙门看管,之后上前,看到了盛礼被包的一圈又一圈的惨状,心底忍不住骂了一句:臭小子,脑子什么时候木到这般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