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最新小说 > 新书上架 >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第十七章

盛礼明显感觉到她犹豫了一瞬,才淡淡说出心中所想:“又何苦,死死纠缠真相呢?!”话音落在盛礼耳朵里,好似在帮李玉说话,若是就此将钱庆丰当做无名尸体,或许于很多人而言都是好的。

记柳在朱寡妇话音刚落的时候,不自觉后退一步,身形不稳双腿发软,多亏盛礼眼疾手快,将她虚扶。

她从来没听人提起过那个孩子,包括张婶都没和她讲过,若是让她知道,她一定会亲手杀了钱庆丰,根本等不到李玉动手,只可惜她来的时间太晚了。

李玉自小照顾弟妹长大,迟迟不肯嫁人,就是因为担心他们,她有多喜欢孩子不言而喻。

如果说孩子的死能要了她半条命,那当她回到家发现钱小丫是死在自己挖的水井里,自责悔恨会不会抽空她所有的生命。

不同于记柳的胡思乱想,盛礼却在这种情况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捏紧记柳的手臂,正声道:“或许钱庆丰死有余辜,那也该由朝廷律法制裁,杀人,只会将自己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书上从未教导过盛礼,替恶人伸冤,要如何跨过内心的坎。

他深吸两口气,默念一遍又一遍的圣人言,时刻提醒今日来找朱寡妇的原因,刻板问道:“朱娘子,烦请仔细想想,钱庆丰可否说过和谁有过桎龉或口角?”

朱寡妇烦躁不已,她讲了那么久,口干舌燥,又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盛礼还是要追根究底,她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没有。”

“两位,奴家要用午膳了,好走不送。”逐客令一下,盛礼无奈,只能扶着瘫软的记柳离开。

“大人为何不继续问下去?”记柳面无表情的走在盛礼前面,步伐很快。

盛礼跟在身后,竟有点追不上,他感觉到记柳的暴躁烦闷,和他母亲时不时狂躁的神态一模一样。

“朱娘子要用午膳了。”他从记柳凌厉的背影,凶猛的步伐里看到了母亲的影子,每次母亲这样,他都会躲得要多远有多远,照他父亲的说法,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记柳猛然停下身子,脸上露出尖刀般的笑:“大人不是觉得律法高于一切么?”

盛礼看着她咧开的嘴,两排平整的大白牙犯出凶光。

他虽然并不觉得之前说错话了,看记柳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心肝颤抖,盛礼摸了摸鼻尖,嗫嚅回道:“朱娘子饭桌上有两副碗筷,其中一个碗偏大,装满饭菜,肉也塞得满满当当。”

“你觉得她家里有人?”记柳只顾着听朱寡妇讲故事,并没有注意到桌上的情况。

盛礼也是在搀扶记柳的时候,回头瞥见的,他解释道:“确切的说,是个男人,一个胃口很大的男人。”

记柳盯着他看了一会,转头继续朝前走:“会是......那个男人吗?”那碗饭到底是不是抛尸男,盛礼不得而知,不过想来寻常恩客,也不需要在他们到来时,避讳不见。

盛礼没有回话,两人沉默的走着,没多久回到县衙。他安置好闷不吭声的记柳之后,将整件事禀报给文月城。

县衙后宅书房内,清脆的声音传来,陶瓷茶杯被重重放到杯托上。

“呸,真是个人渣,”文月城听完愤愤不平,忍不住骂道:“老子长这么大,见过偷情杀妻的,没见过偷情杀孩子的。”

盛礼到现在还是心绪难平,表面的平静并不代表翻腾的血液被压制,他心中不住附和,此时他能做到的最大的教养就是不阻止文月城的怒骂。

等着他发泄一通后,文月城皱着眉头问:“朱寡妇家中来往男子较多,屋子里有男性物品实属正常,给人留饭也不是不行。”

“确实,”盛礼拿起文月城案前的杯子,给他续了一杯热茶,说:“属下走的时候,正逢她进到厨房,伸手够着挂在木梁上的腊肉,那时才发现,朱寡妇厨房的东西大多安置的高,以她的身量着实不便。”

文月城听完,猛地灌了一口热茶,烫的直哈气。

他咬着舌头尖,思考良久,就在盛礼怀疑茶杯中剩下的茶都要凉透了,他方才发问:“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沿路返回县衙的时候,盛礼想过这个问题,他有些不确定,说:“属下想派人盯着朱寡妇......”

盛礼说完抬眼看了一下文月城,面具后的眼睛流露出询问,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盯着本大人,也没人给你帮忙,”文月城看到笑了一下,忽然有种儿子长成的欣慰感:“昨儿州府刑狱司的人,在你们走后没多久,就把县衙的人给老子要走了,现在昭沣衙门就是空壳子。”

“?”盛礼眼神透出疑惑,难怪回到县衙,就没见到几个人。

文月城提起这个就来气,怒气冲冲道:“跑过来就把老子的人抢走了,连个理由都没有,不提了,老子当这个大人真是当得憋屈死了。“

“不过,”文月城站起身走到盛礼身边,用力拍下他的肩膀说:“平日里那些家长里短的案子,没见你这么尽心啊,连个脑子都不带动的,钱庆丰的案子,你倒是积极的很。”

他说着,还用肩膀顶了顶僵在原地的盛礼,满脸坏笑:“莫不是因为案子里有个记姑娘?”

不等盛礼反驳,他继续调戏:“本大人可是想起来了,发现钱庆丰的那天晚上,你看着记姑娘,满眼赞赏啊......”

“属下只是听命行事,”盛礼耳根通红,急忙岔开话题:“身为捕头,为民请命,本该如此。”

文月城看着他害羞的模样,心中甚是满意,早间到现在的不爽也抛之脑后。他眼珠子一转,从桌案边上拿了个东西塞进盛礼手中,让盛礼拿走,只说他能用得上。

盛礼被调笑的没了反抗能力,急着离开,看也没看直接将东西塞进手袖,告退回房,转身时没能看到文月城的脸上露出坏笑,看好戏的心思昭然若揭。

按着文月城的说法,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定要睡美容觉的,想必他也不会跟盛礼晚上一起去朱寡妇家附近盯梢。盛礼回到房间,准备休息一会,为晚上积蓄体力。

结果刚在软塌上躺下,文月城给的书掉了出来,他借着下午射进来的日光,曲腿惬意坐起,斜靠在窗台上入迷的看了起来,带着暖意的风吹过他如玉的脸颊,黑底软金面具安静的躺在红木茶桌上。

他的视线在其中一页停留很久,忽然盛礼叹了一口气,玻璃黑的瞳仁慢慢抬起,抿唇看向后方,如果墙壁可以被穿透,他大概已经看清了哭的毫无形象的记柳。

距离他回屋已然过了半个时辰,隔壁细细碎碎的声音一直没停。虽然是小声呜咽,如同是被丢弃在雨中的小狗,可怜兮兮。

怔愣良久,他叹了口气,将文月城刚刚送他的书放下,戴好面具起身出门,春日的风吹过桌面,直接将它翻开,里面的内容被日光读到。

——哄好姑娘两三事。

不多时盛礼端了盘东西站在屋外,门内呜咽声还在继续,他忍不住骂了一句文月城,犹豫再三还是抵不住担忧,敲响了记柳的房门。

兀自响起的叩门声惊醒了记柳,充满湿意的双眼抬起,有点小鹿觅食被打扰到的惊慌,她极力控制带着哭腔的声音,保持冷静问道:“谁?”

“是我,”盛礼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眼底充满懊悔,嘴上继续说:“午时衙门多了点饭菜,姑娘记得吃。”

李玉和记柳的关系早已被他们查实,看记柳的反应,想必钱小丫的死她是不知情的。

钱小丫死亡的真相令人惋惜,陡然间,就连他这么一个局外人都接受不了,更别提和李玉关系密切的记柳了。

盛家各房生的都是男子,自小到大除了家中长辈和府中丫鬟,他都没有接触过其他女子。

虽然不知为何外面说他是个淫邪之人,但自他年少时难得上街,却只能被各家女子追逐,吓得他四处逃窜,完全失去了文人风骨之后,盛礼连自己房里都不允许有丫鬟。

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母亲以外的女子住的墙贴墙。

盛礼堪堪一想,他对记柳的关心确实超出常人,心下别扭,只怪文月城蛊惑人心,他将东西放下后立刻离去。

记柳趴在床边沉默,她刚想道谢,便听到门外匆匆响起的脚步声,隔壁的门被紧紧关上,声响不似盛礼刚回屋时悄无声息,随后隔壁屋内传来东西被摔到地上的闷响。

她站起身看着墙面,脑袋一歪,有些莫名,只是隔壁自那之后再也没有传来其他声音,记柳只能作罢。

她看着被端进来的东西,愣怔的脸上突然扬起笑意,嘴里喃喃道:“烤鸡?!”

盘里焦黄的烤鸡腾腾冒着热气,肉香随着飘进记柳的鼻尖,如同刀刻斧凿的心脏继续被不断敲打折磨着,只是她的嗓子已经不如之前酸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