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最新小说 > 新书上架 >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第六章

记柳被人群推搡着,不得已松开了扶着记某的手,无奈向前踉跄而去,她将身子转过来,背向人群的方向,尝试着把手伸向离得越来越远的记某:“爷爷!爷爷!别推了,快停下来!!”

她试图将紧贴在一起的人群推开,方便流出富裕的空间,逆着人流朝记某走去。谁知,刚被撇开的人流,仅仅只维持了一瞬,又重新聚合在一起,且将她推动的更快更远,想站稳脚跟难上加难。

记某消失在她视线之前,记柳看到他嘴巴动了两下,眼睛也从远处和记柳对视,显然是在和她说着什么。记柳没有看清,她若是再不站稳,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跌倒在地。

如今湖边的人在逐渐增多,他们的眼里只有最前方低头轻笑的盛家大房,但凡记柳摔倒,不消几息她就会变成一滩肉泥,这种死法,甚是冤枉。

“别推了!”记柳努力保持稳定,大声的对着失去理智的众人说道。

可是她的愤怒在吵闹的人群中间,显得苍白无力,没有人能给出她任何回应,记柳见状也不再说话,留着体力,想尽办法朝着记某的方向挪去。

正当记柳集中精力,逆向走去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哭声传到她的耳边。

她将脚步停下,转着头不停在人群中搜寻,不过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她双目睁大,惊恐的看着来往行人的双腿间,隐约有个孩子被推倒在地,嘴里一直哭喊着:“娘亲,娘亲,哇啊啊......”

也许孩童太小,有天上神灵庇佑,激动的人群不自觉的让开,除了衣服有些许凌乱,身上看着不似有伤。记柳眼中满是那个孩童,一瞬都不敢错开,生怕转过头孩童就被推搡到不知名的角落。

这时,前头不知发生了什么,人群移动速度渐渐放慢了下来,记柳得以挤开身边的人,向着跌坐在地上,哭的满脸都是鼻涕眼泪的孩童走去:“孩子,抓住姐姐。”

就算复杂的场景被控制下来,记柳周围挤满的百姓还未散开,她依旧分出一份精力提防着。为了能尽快将孩童带出,远离随时可能发疯的百姓,她努力展示出无害的一面。

那孩童也听到声音,停下了哭腔,犹豫了一会,才缓慢抬起脏污的小手。

记柳欣慰笑了一下,一把握住,将孩童抱了起来,但也因此,她心中放下警惕,完全没有注意到人群因为盛礼回头而造成的二次骚动。

靠得近的人,看到一个孩童突然被抱了起来,立刻刹住脚步。陡然停步,后面的人群始料未及,直直撞了上去,在他们前面人齐刷刷像是多股诺纸牌一样依次跌倒。

电光火石间记柳下意识的抱着孩子拼命朝着盛家的方向跑去。

幸亏她距离中心包围圈不远,没费多大功夫就跑到了人群的边缘,记柳气喘吁吁的回头看了一眼,未能及时看到盛家带来的小厮,他们正围成一个圈,护住了盛家大房。

“砰!”的一声,记柳抱着孩子和小厮撞在一起,她不受控制的向着中心踉跄几步,孩子依偎在她怀里的重量,让记柳无法控制身形,眼看就要跌倒,她迅速强迫身体扭转,双眼紧闭,完全顾不得自己。

一阵剧痛从她的后背传来,记柳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不用掀起衣服,她都猜得到背上泛起了一片淤青,尤其是顶到石头的那一块,疼痛感比之其他地方更甚。

“阿礼!”正当她为后背默哀的时候,一道爽利的女子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记柳睁开眼睛,直直对上一双杏仁大眼,同她一般无二的光彩夺目。

原来是盛家大奶奶陈付月,她嘴里叫着别人,眼睛却是死死盯着躺在地上的记柳,内里的好奇与打量,让记柳无所适从。

记柳避开视线,看了一眼被保护的很好的孩子,她安心的笑了一下,脸颊两边露出的酒窝也逗笑了怀里的孩子,两人相视而笑的场景,看得周边的人心中熨帖。

“姑娘可否起身?”盛礼的手还被压在记柳的身下,两股重量的挤压让他的手臂充血,黑夜中都能看出紫红色。

记柳被耳畔传来的男声吓了一跳,她一扭头才看到脸戴面具的男子和她垂直躺在地上,双手直接探入她的后背。她一直以为的巨大石块,就是盛礼在两人跌倒时,伸出去准备接住两人的手。

记柳赶忙将孩子推开,坐起身来,看着盛礼被陈付月扶起,不停的给他揉搓双臂,缓和被堵住的血脉,嘴里还不时念叨着:“本来力气就小......”

她不禁有些羡慕,静悄悄站在一边看着。

这段时间,孩子的母亲找了过来,将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亲着她的额头,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叫着,对着记柳和盛礼道完谢,就快步离开了。

看着母女离去的背影,记柳突然想起了刚开始就被冲散的记某,她很担心,随即走上前去准备对着盛礼道谢。可是她步子跨的太大,强行转身脚踝扭伤也不知道,结果闹出了一场笑话。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盛礼已经被她压在身下,说起来也可笑,记柳的脸正好埋在了一个不合时宜的位置,不偏不倚,刺激的两人双脸涨红,神似一对新婚夫妻偷偷做了让人害羞的事情。

见到如此开放的场景,现场哗然一片,刚刚还在为了孰是孰非争执不休的人群,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两人身上。

刚刚因为盛礼倒地,而被扯的一个踉跄的陈付月更是吃惊,她将头伸向记柳埋下的脸,跟着缓缓蹲下身子,微张的嘴唇上下接触了两下,随后哆嗦着说道:“姑娘,这......地方不对......”

她能不知道地方不对吗?!

记柳听到陈付月的话,心中不免怒骂一句。

盛礼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只好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态躺在地上装死,记柳却不能由着事态发展下去,她深吸一口气,迅速抬起头对着陈付月解释道:“小女脚扭了,起不了身,麻烦夫人唤人扶我一把。”

“何必辛苦别人,我来,”未等陈付月找人,记某的声音就从人群中闯了出来,他拄着拐杖走到躺在地上的两人身边,扶起记柳,拉到身后,进退有礼的说:“丫头命贱,不敢劳烦。”

记某看着盛礼被扶起来后,回头望向人群,继续说道:“老夫一路走过来,发现除了这两孩子,其他人并未受伤,夫人莫不如趁着吉时祈福,尽快回府为好,毕竟小公子的手将来是要握住盛家学堂的。”

在记某强势安排下,参加百花节的百姓终于恢复冷静,虽然盛家身后还是会跟着很多人,打量、评价,但比起刚开始的疯狂追捧,确实好了不少。

“爷爷,我们还去放莲花灯吗?”记柳在盛家走后才冒出头来,她实在不好意思再去和盛礼道谢,此时的记某搀扶着她,一瘸一拐的走在路边。

“去,你不是一直想放莲花灯吗?”记某没有看到记柳脸上怪异的表情,他只记得此行的目的,拄着拐杖,带着记柳朝湖边走去。

记某腿瘸,记柳脚扭,两人摇摇晃晃走的很慢,靠近百花湖的时候,湖边已经围满了人,尤其是盛家左右更是人潮涌动,只是没了之前的骚乱。

记柳细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了一处地方人不算太多,就是距离百花湖正中心有点距离,她和记某走了过去,互相搀扶下一起坐到地上,将之前买好的花灯,从兜里取了出来。

“碎了......”可能是今日接连两次摔倒,压到了莲花灯,其中一盏的八瓣莲叶不再成型,断裂的残渣掉在兜里,摸一把还扎手,记柳心中难免可惜。

总共就买了两盏,她把完好的那一盏递给了记某:“爷爷,你用这个,我从湖里扒一个过来。”

记某推辞不过,只好拿着完好的那盏,看着记柳握住他的拐杖,向着前方湖水里的装饰用的莲花灯伸手勾去。随着她左右摆动拐杖,湖面上聚集在一起的莲花灯也缓缓散开,露出湖水本来的样貌。

记柳在大红灯笼的映衬下,看到湖面好像飘着一个灰绿色的物体,她用拐杖尖端轻轻碰了两下,湖水的波动将它浮的更高,记柳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看清了。

——那是只人手,一只已经变成绿色,巨大肥硕的手。

她吓得手里的拐杖不自觉掉到地上,如果不是记某快速按住,拐杖现如今已经随着荡起的水波一同飘向尸体。记柳一屁股摔到地上,抬起微微颤抖的手,用力朝那个方向指着,伴随着一阵尖叫从她嘴里冲霄而出:“啊啊——死人,有死人啊!!”

人声鼎沸的湖边,在记柳的尖叫声中,瞬间出现安静下来。

随着其中一个女子完全看清记柳指着的地方,整个百花湖从原先的喜气洋洋,到现在的众人纷纷逃离,只隔了不消一口茶的时间。

盛家那边听到动静立刻有人走到这边来,幸得百姓都纷纷远离湖边,一路顺畅的很。

“在哪里?”盛礼虽然心中还在别扭,一看到记柳,他就会想起和记柳相拥的触感,脸上不自觉升上一抹薄红。但他毕竟是捕快,既然听到了可能有命案,决计不能因为害羞躲在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