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最新小说 > 新书上架 >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第一章

月儿谷的夜晚薄雾围绕,银色雾丝起落明灭,不由得让置身其中的人生出一丝寒凉。仰头望去,一道道金色光线在半山腰倾泻而出,与充斥山野的薄雾纠缠在一起,互相依托,密不可分。

不似薄雾笼罩山谷那般声势浩大,金色光线丝丝缕缕,被半山腰的石门挡住,无法窥其全貌。石门内有一身着黑底银纹蟒袍的男人,盘腿坐在雕砌过的石头上。

他的身前盘旋着两颗内丹,洞内彻骨的金光便是从其中一颗流出来的。

另一颗内丹被金光层层包裹,不同于金色内丹的流光四溢,它整体呈现暗灰色,边缘还夹杂着一块零碎的黑斑。

男人就这样闭着眼睛,日复一日的重复洗刷灰色内丹上的死气,悄无声息,枯坐洞内。直到那抹黑斑被金光彻底消融,一颗最低级的灵体内丹悄然成型。

同一时刻,男人将因长期运转灵力而变得有些黯淡无光的金丹收回体内,他骤然睁眼,一把接住了没了依托而掉落的圆形物体。洞内的金光消失,本就苍白的脸色平添一丝惨烈,他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眉头紧皱着好似可以借此忽视身体上的剧痛。

他抬手随手一抹,嘴角的血痕晕染模糊到脸颊上,随后轻轻摩挲手上的内丹,低语道:“去吧,我陪你重新来过。”话音刚落石门便自动打开,内丹从男人手里飞跃而出,不见踪影。

旌国九十八年,隆冬之际,北风呼啸。

记柳背着一箩筐山药,耳边伴随着“哗擦~哗擦~”的声音,缓步走在连通着昭沣县和莲花村的山路上。

实在是太冷了,她不住搓动两只手,玉琢银装的山间传来记柳给自己打气的声音:“若是今日能卖个好价钱,就给爷爷买身新袄子,旧的太破了,不暖和。”却浑然不知自己的鞋子由于一直埋在白雪下,已经被全部浸湿。

“嘿嘿,再去买点肉糜,炒菜吃。回去到后山的野鸡窝子里扒扒,指不定能弄出两颗蛋呢。”记柳念叨完,觉得身子更暖了,脚步越发起劲儿,硬生生提前了一盏茶的时间到了县里。

当她终于走到县城,集市里已经有人摆好摊子,坐在那里打瞌睡了。

由于第一次来,记柳不晓得规矩,纵使空位置不少,她也不敢随意坐下,若是惹了哪个土龙王,不定还得挨顿打回去。

杏仁般的眼睛滴溜溜环视一周后,她小心翼翼走到一个大婶身边,大婶正低着头整理摊布上的紫柰,看着又圆又大,诱的记柳口水直流。

她蹲下身子,对着大婶问道:“婶子,这紫柰长的真好,可多钱了吧?”记柳在春喜镇上也没见过几次紫柰,这玩意贵得很,她每次看见都想买。只是就算她把手上的山药全部卖出去不见得换得到两颗,她舍不得。

卖紫柰的大婶抬起头,昏暗的环境下,她首先看见的就是那双明亮灵活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好似藏着说不完的快乐。

她不自觉喜欢上眼前这位姑娘,笑着回道:“对啊,就这么点卖出去的钱,够家里吃半年了呢。”

记柳听到能赚这么多钱,心里着实羡慕的紧,她突然想起自家的宝藏后山,便搭起了话题:“我家那边也有这紫柰树,可是长出来的紫柰又小又涩,别说卖了,自己吃都难受。”

说话间记柳顺势把箩筐拿下来,放到大婶旁边,问道:“婶子,我能坐在你边上吗?正好聊聊天。”

大婶点头笑道:“当然。我姓张,小姑娘唤我张婶便好。”

可是当她看到记柳将箩筐放到地上后,直接屈膝蹲下,满心疑惑的问:“你没带个小凳子吗?这样一直蹲着脚要麻的。”

记柳叹了口气,心下无奈道:“箩筐太小,我想多装点山药过来,路也远,不方便把凳子拿着。没事的张婶,索性熬一会就过去了。”

她讲的轻巧,留在张婶耳朵里却有点心疼。这姑娘一看才十五六的年纪,虽说身材高挑,可身体异常瘦弱,在寒风包裹下好似随时要被刮走。

张婶想着便把自己的矮凳给她,记柳不断推辞不肯要,只说自己年轻,这点苦不打紧。

无奈的张婶只能眼睁睁看着记柳蹲累了,就直接在地上坐下,哪怕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眼带笑意的看着框子里的山药。

天色渐渐亮起,集市上陆陆续续来了些摊贩,只是还没人来买东西。两人并排坐着,闲来无事聊了起来。

“丫头,你从哪里来的?”张婶的提问,让记柳不自觉想起自己第一次去镇上卖菜的样子。八岁的她,数九寒冬里背着从后山挖来的野菜,步步踉跄的走到春喜镇上卖,图的就是镇上的老爷们想吃些新鲜货。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卖出高价,给记某抓药。

“我是莲花村的,张婶你呢?”记柳回答完,忙不及铺开话题。

“我就是昭沣县县城里的,喏,往那里穿过两个巷子走到底,右手边就是我家了,”张婶伸手朝前指了指,随后问道:“你这丫头住在莲花村,山药为什么不去春喜镇上卖啊?到县城里可是有一段距离。”

现在天上出来点光晕,记柳顺着她的手伸头望去,巷子里都是青砖瓦房,一栋连着一栋清晰可见。青瓦房格局十分相似,明显手上没点子积蓄的人家是住不上的。

“一般我也是在春喜镇上卖的,最近听镇上的人说,有人在县里出高价,要收山药。想着能多赚一点是一点,后山刚好长了些野生的山药,都被我给刨过来了。”记柳想起前两日镇上卖菜大叔说过收山药的主家是外地来的,只在昭沣县呆几天,她忍不住有些担心,也不知那人还在不在了。

张婶并不经常来集市卖货,是以很多情况也不清楚,她跺了跺冻得冰凉的脚,心中怜惜道:“家里人呢?如今连天的大雪,出来一趟委实不易,没人同你一起吗?”

“在我很小的时候,也遇见一次寒冬,那次的雪下的比今年还大,爷爷为了出去给我买口吃的,从山上滚下去摔断了腿,”记柳想起家里那个时常冷着脸,又极其好面子的老头,心里熨帖:“虽说现在治好了,可日头一旦湿冷起来,身上总是疼的发汗。”

“那你爹娘呢?不......在了么?”记柳听到张婶的问题,瞬间安静了下来,似乎她也经常会问爷爷一样的问题。

多年前,记柳还不及爷爷的腿高,身边的小子经常嘲笑她是没爹没娘的野丫头,她那时会哭着跑回去,一遍又一遍追问记某:“爷爷,我爹娘呢?为什么别的小子都有爹娘,我却只有爷爷?”

记某每次遇到无法回答的问题,总喜欢摆脸子。拉长脸不说话的他,身上有股子气势,年幼的记柳但凡看到他的臭脸,都会嗫嚅着收回哭腔。

慢慢的,记柳也不再问了。长大了,她就知道了,这世道不是谁都有爹娘的。

“这山药怎么卖?”突然传来的雄厚嗓音将记柳拉回现实,她看着眼前的壮汉,脑子有些打结,怔愣一会方才低声回道:“两钱银子一斤,这里面有二十斤。”

记柳刚说完,张婶就捏住了她的衣角,放在平常,就这箩筐里的全卖了估摸着也才值个一两银子。

壮汉听罢并未多问,直接伸出握紧的拳头朝着记柳伸过去。

看到这情形,张婶莫名有些紧张,她强忍住想把记柳拉到身后的冲动,便听到壮汉嘴里传出不耐烦的声音:“这里是十两银子,全要了。帮老子把东西送到渡口,有人会找你接走山药。”随后手里还扔出一块银子,直直砸到记柳怀里。

说完话,壮汉转身就朝集市深处走去,边走嘴里还边嘟囔着:“今年要的少,也不知能吃到多少油水......”再走远,记柳便听不清了。

“哎哟,吓死我了,”见到这人走了,张婶狠狠舒了一口气,拉着记柳忍不住数落道:“你这丫头,狮子大开口也不是这样要价的,得亏这汉子不管价格,不然是要吃亏的。”

哪曾想此时记柳心里都已经被银子填满了,她满心懊悔,做什么自己不多要点?怎么就被那汉子的身材给唬住了?若是直接要个一两一斤,她会不会收到五十两银子?

记柳有些可惜,她打开衣襟将银子收到怀里,冰凉的触感刺激到她的胸口猛地一缩,可这种感觉却让她踏实。随后记柳转身,直勾勾盯着张婶问道:“婶子,渡口在哪儿?”

记柳自小就没来过县城,就连集市的位置,还是听的镇上一道卖菜的婶子叔伯讲的。

她记性好,方向感也不错,愣是凭着这两点平安到达县城,顺利找到集市。

“丫头,听婶一句劝,咱找个男的,给他点银钱,让他给你送过去,”张婶也从未去过渡口,可那里的事情一桩接一桩,腌臜不堪,她心中一凛,便将头凑过去不住劝道:“昭沣县的渡口鱼龙混杂,就是男人都不轻易往那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