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言情女频 > 现代言情 > 《至尊霸主》
第九章 和解

下午六点,秦秀回到了清河一中。

“哦,你们来的挺早啊。”

尽管还没有正式开学,但秦秀进入学生会室后,发现除他以外的其余成员都已经提前到了。

“会长下午好!”

“老大辛苦了!”

“两个月不见,您又变帅了!”

在笑着对众人点了点头后,秦秀也走到了自己单独的办公桌上。

他这个学生会和其他学校的不一样,因为要让他们负责管理校内的各个板块,所以每个成员基本都签过合同,有薪资发放。

再加上明天就正式开学了,身为学校的真正管理者,秦秀自然有不少事要忙。

“会长,这是这学期转来的转校生名单,您过目一下。”

秦秀刚一坐下,一个戴着眼镜的文弱男生便抱着一叠资料走了过来。

他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叫杜鹃,虽然名字相当女性化,但他本人并不在意,平时是个相当严谨务实的人。

“按您的吩咐,本学期转学名额控制在了十个以内,平均每人转学费用70万,共计630万。”

“其中八名转校生生活在比较富裕的资产家庭,转校前也没有不良记录,应该不需要担心,只是剩下这两位则有些特殊。”

在杜鹃的讲解下,秦秀一一阅过前八名学生的资料,赵斌的名字也在其中一闪而过。

“她是第九位转校生,名字叫温妮,中法混血,之前一直在国外生活,温妮同学本身也没有任何不良记录,但她的父亲是国际上有名的温氏集团的总裁,在之前的学校里是出了名的护短,我们调查到,他曾私下派人打断过好几个想搭讪温妮的学生的四肢。”

秦秀闻言,看着这个女生的资料照片,微微沉吟起来。

照片的像素很高,就仿佛真人站在面前一样。

怎么说呢,在秦秀看来,这位温妮同学,简直可以说是把混血的优势发挥到了极点。

美艳妖娆的金发碧眼,亚洲人独有的细腻肌肤,再配上一抹柔美勾人的微笑……

这你妈的,真的只有十八岁?

秦秀怎么觉得这女学生带给他的感觉,比初见张灵珊时还要惊艳一些?

由于没见过温妮本人,秦秀对两人身材相貌不好评判,但单从第一印象来看,确实是这个温妮带给他的印象要深一点。

这应该,是自己平时外国人见的比较少的缘故?

在秦秀还在疑惑的时候,杜鹃已经递上了最后一份转校生的资料。

“会长,还有这位转校生的情况有些特殊。”

“名字叫杜彦飞,是全国五百强之一的杜氏集团总裁的独生子,介于他以往档案中的诸多不良记录,国内稍有名气的学校都已经拒绝收容他了,对方目前提出愿意以300万的手续费用转入我校,还请您定夺。”

听罢,秦秀拿过杜彦飞的转学申请,平静地看了起来。

“呵,在校期间性格冲动易躁,高中时期参与打架斗殴七十五起,虽无致死,但致伤致残四十余人,至今转校共计二十七次……”

“这玩意儿,已经算不上是烫手山芋,可以直接改名叫定时炸弹了吧?”

看完资料后,秦秀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仅仅通过这些资料,秦秀就已经把杜彦飞本人及其家庭的情况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一个平时没时间陪儿子,只能尽可能在物质上满足自己孩子的失职家长。

以及一个长时间没有接受正确的教育指导,三观变得扭曲的问题儿童。

既然遇上了这么大一只肥……迷途的羔羊,那他秦秀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那……要拒绝他入学吗?”

副会长见状,下意识询问道。

闻言,秦秀瞥了他一眼,疑惑道:“为什么要拒绝?”

“告诉他们家长,明天亲自送五百万到学校来,他这儿子,我收了。”

“明白了。”

杜鹃闻言,镜框下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诡异的神采,立刻退了下去。

“杜彦飞,身高2米14,特长篮球,初中时曾带队连斩两届省内冠军,正好,后天的分校联赛就能拉出来溜溜。”

在杜鹃走后,秦秀看着杜彦飞那让无数学校避如蛇蝎的档案,面色依旧平静。

其他学校不敢收这灾星,是因为他们没那种魄力,压不住这小子。

而杜彦飞的父母又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儿子随便找个野鸡高中混日子,所以才想方设法找上了清河一中。

换做别人,或许会怕这杜彦飞,但秦秀却毫无压力。

毕竟,上一个在秦秀眼皮子底下惹是生非的某巨鳄独子,已经凉透了。

甚至就在几个小时前,还有另一个商界大亨的继承人,直接就被秦秀一通电话吓得当场失了禁。

说句实话,在现在的秦秀面前,这杜彦飞就是一只随手能捏死的蚂蚁。

更何况,秦秀早就看出来,这小子并不是个愣头青。

单从杜彦飞这恐怖的巨人体型,斗殴七十余次却从未弄出命案这一点来看,这个人虽然有明显的暴力倾向,但却也相当自爱,或者说相当清楚搞出命案的严重后果。

而对于这种又想欺负人,又害怕担责任的懦夫,只要进了学校,就凭秦秀的手段,有的是方法教育他。

咚咚咚——

处理完转校生的事情后,学生会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请进。”

秦秀随口招呼一声后,门被推开,一脸紧张的赵斌和杨兰走了进来。

“怎么,有事?”

见到来人后,秦秀眉头一挑,语气也一下子冷淡了起来。

这里可不是校外,整个学校都是他秦秀的地盘,他自然不需要再做什么面子工作。

只要秦秀有那个意思,现在随便叫几个保安来把这两人打成自闭儿也没人敢管,更不可能留下有用的证据。

“……”

赵斌跟杨兰看清楚了房间里忙碌的一众学生会干部,以及正优哉游哉靠在豪华办公椅上的秦秀后,脸上仅存的一丝丝怀疑也消失殆尽。

下一刻,只见赵斌深吸一口气,果断拉起杨兰,快步走到了秦秀的办公桌前,深深地低下了头。

“秦会长您好,初次见面,我叫赵斌,自从初中毕业以后就十分憧憬您管理的这所学校,现在终于如愿转校进来……所以我想为我校未来的建设发展献出一份微小的力量。”

说完后,赵斌维持低头的姿势,将口袋里的一枚信封递到了秦秀桌前。

“呵呵,这是白华教你们的?”

随意瞥了眼桌上的信封,秦秀并没有动,而是平静地注视着赵斌二人。

这两人装成初次见面,想求自己既往不咎的意思,秦秀自然懂。

不光是秦秀,在见到这一幕后,室内原本还有些疑惑的其他人也都是恍然大悟,看向两人的视线顿时也变得不善起来。

感情这俩个转校生没长眼睛,还没开学就惹到了他们家秦老大?

“非常抱歉,先前是我有眼无珠,还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听到秦秀的声音,赵斌脸色一僵,一咬牙,直接拉着杨兰跪了下去。

这一刻,整个学生会室的干部都是一愣。

不得不说,这两年来,能这么毫不犹豫下跪求饶的,他们倒还是第一次见。

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昔日的同学下跪的赵斌跟杨兰心里到底有多苦涩,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先前在饭馆的时候,他们都还天真的以为秦秀就那样放过了自己。

可惹到了秦秀这么一个记仇的主儿,若不是白华事后跑回来提醒他们,估计他们开学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赵斌这才不得不顶着被打断腿的沉重压力,向家里要了五十万出来,在学生会楼下等了整整一下午,想求得秦秀的和解。

“秦会长,我们现在就是您随便一脚就能踩死的蚂蚁,求求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这一次吧……”

见秦秀半天没说话,赵斌两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理素质差点的杨兰更是吓得差点哭出来。

到了现在,她才知道,短短两年时间,秦秀这个昔日被她肆意欺辱的同班同学,已经成长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

现在的她,除了仰望,再无他法。

“……”

学生会里相当的安静,没有人敢在这时候打扰秦秀。

几分钟后,秦秀微微叹了口气。

不得不说,人是一种相当矛盾的生物。

若是以前,秦秀还没有能力收拾这赵斌的时候遇到这件事,那他必然会痛打落水狗,不可能放过这小子。

可现在,在他已经有了随手捏死这赵斌的能力以后,忽然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古往今来,从来就只有蝼蚁望天,而没有天望蝼蚁。

一只小虫子蹦跶的再欢,也不可能真正进入巨人的视线。

既然现在这赵斌都做到这个地步了,那秦秀也就懒得再动心思收拾他了。

想到这里,秦秀将桌上的信封拿起,随手丢给了一旁的副会长:“最近体育馆里不是打算修个室内泳池么,拿去充建设资金。”

“明白。”

杜鹃点了点头,拿着信封走出了房间。

见到这一幕后,四周众人盯着赵斌杨兰的视线也略微缓和下来。

而赵斌跟杨兰在愣了几秒种后,更是心头一松,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

他们知道,到了现在,自己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