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修真仙侠 > 都市仙侠 > 《心如小城,等你兵临城下》
第9章 把我儿子送过来

莫皑觉得祁逾明那张嘴简直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想回几句嘴,想想还是咽回了腹中,之后又硬逼着自己笑,“祁先生,为了你路上安全,我就不送你了。您走好。”

祁逾明觉得此刻她强挤出来的笑十分刺眼,明明前一刻能笑得那么烂漫,衬得周遭一切都顿失色彩……

祁逾明蹙眉,怎么又想她了?下颌绷了绷,推着轮椅出去了。

莫皑收拾好画笔与画板,补了个妆,遮住脸上伤痕瘀斑,带着锦生也出了门。

傍晚时分回去时,斜阳铺洒在祁家别墅,使得整个别墅都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金光。

莫皑牵着儿子走到檐下,看见祁逾明躺在躺椅上,他闭上眼睛时,整个人身上戾气尽敛,再加上夕阳打在他身上,使他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纯良无害。

锦生也看见他了,嘴里唤着“疤……疤……”牵引着莫皑朝那边走过去。

祁逾明听到动静,睁开眼睛,凤眸一瞬射出的光,凌厉含煞。

莫皑看得心神一震,脚步不自觉停下。

锦生还在奋力往祁逾明那边跑,可莫皑不走,他就只能拽着莫皑的手在原地打滑。

与祁逾明的距离始终没有缩短,锦生有些焦灼,“啊啊啊……”地叫了起来。

祁逾明坐起身。

边上的佣人很有眼力见地过去要帮他,被他挥退。

祁逾明坐在躺椅上,先握住左腿,一点点慢慢把左腿挪放到地上,紧跟着是右腿。

若是常人起个躺椅,不用三秒就能利索漂亮地完成,可这个动作对于祁逾明来说,却足足用了一分钟。

看见这一幕的每个人心头都或多或少有些微妙,或同情,或惋惜,或是……幸灾乐祸。

莫皑觑着他面色,已不如刚开始那几年自暴自弃,戾气纵生。

现在的祁逾明,已经能做到云淡风轻。甚至于,现在的他,比之三年前沉淀了许多,如万年枯井,不兴波澜。

仿若接受了命运跟他开的玩笑,也或许只是韬光养晦,静静蛰伏等待时机,然后以残破之躯,再次回到三年前耀眼的他。

祁逾明坐起来之后,那双凤眸毫无温度地看向莫皑,“把我儿子送过来。”

命令的口吻。

莫皑迫于他威严,也心疼锦生,只得牵着锦生朝着祁逾明走过去。

祁逾明把锦生放在腿上。

锦生站上他的腿,摸他左眼眼角的疤。

莫皑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小手,“小锦,不可以哦。摸别人的伤疤是不礼貌的行为,忘了妈妈怎么教你的了吗?要顾及别人的心情,不可以只凭自己的喜好。”

她的语速很慢,怕锦生不能理解这么长的句子,便反复说。

祁逾明看着莫皑,时间过了五分钟,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不耐烦感觉心累了,可莫皑坚持了下来,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锦生依旧盯着祁逾明眼角的疤,眼睛犹如两颗黑葡萄,盛着滢滢碎光,手却不再挣扎。

莫皑尝试着放开他的手,见他规规矩矩的,心里有些欣慰。

只要有效,她再苦再累也没关系。

今天,她带着锦生跑了热带植物园,动物园。锦生走不动的时候她抱着,两只胳膊两条腿酸痛难忍,后脚跟磨出了水泡,只得买了创口贴贴在脚后跟,又买了一双软帮平底布鞋穿上,才能坚持下来。到现在,早已饥肠辘辘,疲惫不堪。

可她并没表现出来。

祁逾明逗着锦生,“今天早上我说了什么,记得吧。”

话是对莫皑说的,可从头至尾,都不曾看她一眼。

莫皑心头一紧,“你吩咐。”

祁逾明说:“李妈不在,我把厨子辞了。”

莫皑握了握拳头,忍了脾气,说:“明白了,你想吃什么?”

“这么容易告诉你答案,岂非太便宜了你,难道考试的时候你也能提前知悉题目?”他头未动,只轻轻掀了掀眼帘,这么看着莫皑时,漫不经心中透着一股凌厉。

莫皑:“……”这是考试吗?!

莫皑心里腹诽,面上却一派淡然,“祁先生,我是怕口味不合你的意,你忘了吗?之前还说过我做的菜才难以下咽。”

祁逾明一点也不觉得自打脸有何难堪之处,面色如常地说:“不要太咸,不要太淡,不要太辣,不要太甜,不要太苦,明白了吗?”

莫皑只明白,祁逾明摆明了是在刁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