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最新小说 > 新书上架 > 《惹火狂妃:邪帝,宠上瘾!》
第165章 情敌5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文学度 ) 您的看书管家已上线,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领取

“狂妄那是因为跟你们没有必要低调,而且总比你阴险好不少。”

莫问笑了笑,淡漠的端着红酒微微抿了一口,另一只手却微微抬起,一个诡异的金黑色漩涡蓦然出现在他手中。

下一刻金黑漩涡诡异的消失不见,蓦然出现在莫问身侧不远的十米处。

一声惨叫猛地从那个方向响起,只见一个人凭空出现在那个金黑漩涡中,锁死在漩涡里面,随着金黑漩涡的不断旋转,身体不断拉扯出各种形状,一声声惨叫也从那个人嘴里发出仙师为夫。

莫问手一招,那个金黑色漩涡又再次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又回到了他手中。

“暗中偷袭别人,就是你们大家族的作风?京华城五大古武世家,不过如此。”

莫问一手抓着那个暗中偷袭他的人,眼神玩味的望着秦邵阳,刚才他的那点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而且偷袭他的人修为太低,只有气海后期的修为,偷袭他的时候,根本逃不出他的感知。

不过偷袭者修炼的功法倒是有些玄妙,光天化日之下能利用一些光的作用形成短暂的隐身,寻常人的肉眼发现不了他的行迹,用来暗杀太适合不过。

但他今天选错了目标,与莫问之间的修为相差太大,所以注定他不可能成功。

莫问手中的偷袭者是一个中年人,留着两撇小胡子,此时面色苍白,身体微微抽搐,眼中尽是惊恐与痛楚之色。刚才在那个金黑色漩涡里面,他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非人的折磨。

“小少年,有话好说。”

秦邵阳面色彻底凝重了起来,莫问刚才出手,他都吓了一跳,一个气海境界后期的古武者,竟然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就落在了那少年手中,而且还是偷袭的情况下。

别说偷袭,正常情况下,想如此轻易的擒住一个气海境界后期的古武者,那也必须抱丹境界的古武者才能做到,甚至一些刚晋入抱丹境界初期的古武者,都无法做到。

眼前这个年纪不到二十的少年,乃是一名抱丹境界的古武者?这个结论令他都吓了一跳,那天赋未免也太妖孽了一点。

秦家身为京华城五大古武世家之一,底蕴与资源都远非别的古武世家可比,但秦家最天才的年轻人,现在也不过气海境界巅峰,距离抱丹境界还相差很远,而且年龄也差不多三十出头了。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一辈,能修炼到气海境界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

他秦邵阳身为秦家的家主,现在也不过才抱丹境界中期而已,古武一道,岂是容易之事,越往后面,越困难。很年轻的古武高手,永远都是世界上那很小的一小撮人。

“现在你们秦家有两条人命在我手中,换秦小悠一个人,合不合算?”

莫问将那个偷袭者扔在脚下,他的身体刚接触到地面,地面顿时凝结了一层寒冰,似乎他的身体比寒冰还冷,身体僵直冷硬,躺在地上动都无法动弹一下。

“公子的来意我们秦家已经知道了,此事还有待协商,把秦家五小姐许配给你也未尝不可,请到府上一谈如何?”

秦邵阳眼珠子一转,如此说道,一副准备跟莫问协商此事的模样,甚至还透露出愿意把秦小悠嫁给莫问的意向。

秦邵阳可不傻,把秦小悠抓回来跟王家政治联姻,目的便是为了家族的利益。

但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更有利益价值的人。一个不足二十岁便有着抱丹境界的少年,未来会有着何等惊人的成就?整个秦家,抱丹境界的高手也只有六个人,而且年纪都在五十岁以上,以后几乎不会再有什么成就十三爷的嫡福晋。

但莫问不同,以他现在的年纪,未来很有可能突破到胎息境界,概率非常之大。那个境界秦家的老太爷努力了十年都没有达到,有多么困难可想而知。

如果秦家能有一个胎息境界的高手坐镇,那立刻便能扶摇直上,成为华夏古武界第一阶梯的古武世家,而不是局限在京华城范围内的五大古武世家。

可以说,莫问一个人的价值,远比整个王家都大,如果能有一个胎息境界的高手,王家又算什么东西。

现在秦邵阳最想的便是把莫问拉入秦家之中,如果能入赘秦家,那就更好不过了。如果能达成目的,别说一个秦家用来交换利用的五小姐,即便把秦家所有小姐嫁给他都行。

当了秦家多年的家主,秦邵阳现在考虑问题第一因素便是家族利益,那已经成为了习惯,为了家族的利益,牺牲几个家族的大小姐根本不值一提,她们生活在秦家,自然有着为家族做出贡献的义务。

“协商?跟你们秦家?”

莫问勾了勾唇角,玩味的望着秦邵阳。

“自然,公子能看上秦家的大小姐,那自然是秦家的荣幸,不过大小姐出嫁,可不是小事,理因协商一番。”

秦邵阳笑眯眯的道,他现在已经彻底改变了主意,什么跟王家联姻,那都是浮云。他都未曾料到,那个秦家早就抛弃掉,现在又想起来的五小姐,会引出一个如此神秘而强大的少年。

“你们秦家算个什么东西?协商秦小悠的婚姻大事,你们有那个资格吗?”

莫问嗤然一笑,这个秦家不要脸到了一定境界,现在这个时候,还准备利用秦小悠换取利益。秦小悠跟秦家之间除了仇恨,哪怕有一点亲情,莫问都不会说这句话。

“你……”

秦邵阳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面无表情的望着莫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当真准备跟秦家作对不成?”

眼前这个少年,似乎并不只是为了寻找秦小悠而来,而是挑衅他们秦家,找事情来的。

“少废话,把秦小悠交出来,否则……”

莫问冷笑一声,手一伸,一把抓住秦四小姐的脖子,冷冷的道:“否则我就废了她。”

“爸爸,救命……”

秦四小姐吓得容颜失色,惊恐的望着莫问,身子不断的挣扎。之前偷袭莫问没有成功,她就意识到不妙,现在危险降临在她身上,自然吓得要命。

“年轻人,你现在的思想很危险。”

秦邵阳面沉如水,他现在依旧有些不死心,一个如此有天赋的少年,他并不想放弃。但如果真的得不到,又有可能成为敌人,那他更不会手软,务必把他扼杀在摇篮中。

一个抱丹境界的年轻人,秦家还是有自信把他扼杀掉,否则秦家也当不上京华城五大古武世家之一。

“给你们三分钟时间,如果我没有见到秦小悠……”

莫问冰冷一笑,五指微微一紧,秦四小姐顿时面色发青,嘴里嘎嘎出生,惊恐无比的挣扎着,此时话都说不出来了独孤女霸。

“去把秦小悠给我带过来,三分钟之内……!”

秦邵阳咬牙切齿的道,现在这情况,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眼前这个少年,根本就不将秦家放在眼里,四女儿又落在他手中,所以现在只能按照他的话行事。

不过那无所谓,等把人给换了回来,没有了羁绊,到时候他们两个能活着走出秦家山庄?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到时候秦小悠依旧会落在他手中。

两个人按照秦邵阳的吩咐,一路跑回后院,不到两分钟,便押着一个人跑了回来。

中间那人,身材娇小,相貌绝美,不是秦小悠又是何人。

此时秦小悠眼睛红肿,面容憔悴,小脸上挂着泪痕,之前显然受到过不公平的待遇。

“家主,五小姐领过来了。”

两个人把秦小悠押上前,并不放手,与莫问对峙着。

“莫问!”

秦小悠一眼望见莫问,顿时激动的叫了出来,眼中的泪水又忍不住的往下掉,想跑向莫问,但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

“现在你可以放人了吧?”

秦邵阳望着莫问淡淡的道,目光沉冷,面无表情。

“秦家主,你应该也把人放了吧?”

莫问勾唇笑了笑,秦邵阳不放心他,他自然更不可能放心秦邵阳。

“哼。”

秦邵阳冷哼一声,一挥手,秦小悠便凭空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缓缓向莫问飞去:“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否则凭借我的修为,操控内气远距离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简单的很。”

现在秦邵阳的内气包裹着秦小悠,击杀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女人,的确很简单。

“秦家主不耍花样,我自然不是做小动作的人,如果秦家主耍花样,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莫问亦是一挥手,秦四小姐凭空飞了起来,内气的包裹下,悬浮在空中,缓缓往秦邵阳飞去。

下一刻,几乎与此同时,两道身影一闪而出,像是一道残影,分别往半空中的两个女人飞射而去。

莫问几乎眨眼就出现在秦小悠身边,手掌一拍,把秦小悠周围的秦邵阳的内气拍散,然后一手抱着秦小悠的身子,闪身又回到了原地。

整个过程,不超过一秒钟,眨个眼皮的工夫,精神不集中的人,甚至会以为莫问从来都没有动过,一直站在原地。

至于秦邵阳,则差了莫问不少,两人同时出手,等莫问回到了原地,他才堪堪出现在秦四小姐身边。

若是救下秦小悠之后的那一瞬间,莫问准备对秦四小姐动手,那现在秦四小姐已经变成一个死人了。s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

文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