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灵异鬼话 > 寻墓探险 > 《蜃谜洱海》
二十三、都是钱惹得祸(上)

云南山麓绵延,山路比较多,但两辆车子开得还是很平稳。前面是大头杨超越开车带着老那和小金,车速很快,开了一段便将Lisa刘一行人甩在了身后,后边朱教授一个劲儿的说安全第一,不需要一定要跟上前面的车。一直到了中午打尖休息的时候,大头、老那、小金已经等候多时,lisa、郑平安、李凌云、朱教授等一行人才赶到。老那颇有几分四九城老居民的仗义和豪爽,早已经已经点了满满当当一桌子的菜,热热乎乎的,还腾腾地冒着热气,众人下车洗了手略微休整一下就能吃。

老那拱着手笑着对众人说道:“我也算是云南这一带的常客,连带着这一带的饭店小老板都熟悉了,别看这野店四处破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都是难得一见的野味,保管吃下去让人回味无穷!滋补的很!在城里面可是没有这种东西的。今儿是难得机会,也想着让列为好好尝一尝!”

老那说这野店寒酸倒也没有夸大其词,说是饭馆不过是周围用塑料布围了一块路边的空地,面积不大,中间放了几张桌子。桌子上面仿佛油浸入的久了,已经擦不掉、抹不净,乌漆嘛黑的,盘子和碗都是塑料的,时间久了的油渍洗不掉,左一块右一快的,看上去让人倒胃口。这塑料棚子后面就是厨房,再往后就是露天厕所和饭馆的杂物储藏间,给人的观感更是不好。

老那到的早,已经点完了东西,一个不大不小的火炉子正在桌子上放着,锅里面煮了一锅肉,正热气腾腾,旁边还有几个盘子,有几样咸菜和泡菜。郑平安用眼睛瞟了一眼lisa刘和朱教授几人,眼中都是闪过一丝不情愿的神色。但老那热情周到,还是不好意思拂了老那的好意,便随着李凌云坐下,分配碗筷,招呼着大家吃饭。

其他人见了,也知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换一家也不见比这更好,纷纷落座。等第一口汤一入口,李凌云先咋呼起来:“卧槽!这是什么汤,真他妈的好喝!”又夸张地给自己碗里多填了一些,尤其是先给郑平安先盛了一晚!

虽说李凌云咋呼有夸张的成分,有心给老那抬脸儿,但这热汤确实是鲜美无比。老那仿佛早就知道众人的反应,不无得意地说道:“这汤里面都是云南本地的野味,必须要提前炖上一个小时,喝起来才美味儿!关键是滋补。别看北京上海发达,但要论野味,就算是上星的酒店也会被这馆子甩出去十条街!”

又指着一个海碗里的汤说道这是有名的龙凤斗,你用鸡和云南特有的一种毒蛇一块炖的,鲜嫩无比,鸡肉清甜,排毒养颜,去火壮阳,最是滋补不过了。说完,有些猥琐地捏了捏旁边小金的脸蛋:“小金这脸蛋可是一半要靠这汤才能补出来!”

万清平、丁克北、苏小柔知道小金是是老那的男棒尖儿,表面上装作如无其事,都没有出声,但各个表情略显尴尬。毕竟以当下的风气,老那和小金这种关系,还是有点怪怪的,即便是历史上有分桃短袖的记载,但现实生活中谁也没有见到过。尤其是苏小柔心中充满了熊熊的八卦之火,好奇之心大胜,但碍于面子,总不好仔细打量人家。

朱教授喝了几口汤,也觉得味道鲜美,放下碗说道:“原来古滇国雄踞西南一带,中原的兵将进入云贵便受不了此地的潮湿气候,因此被称之为瘴,也就是毒气的意思。后来发现古滇国人喜欢用蛇来入膳,并多用一些清凉、活血化瘀的草药调和,味道鲜美不说,还能够适应当地的气候。这一锅汤和一桌子菜代表了当地的饮食文化,而饮食文化又牵动了一个王朝的兴衰。咱们都是北方人,恰恰那老板这口汤能让咱们排排毒,抵御这湿热的气候。。”这一段关于人类学的论述深入浅出,也把现场微妙的尴尬气氛化解了。

郑平安也接口道:“所谓文化不就是这一碗一碗人间烟火组成的。文化最终的承载离开不饮食。。。”

老那听了,特别特意,笑得大板牙上的牙龈都漏了出来,一伸大拇哥:“要说教授就是教授,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把我这一顿饭生生地上升到文化层面了。我知道您这是在抬我老那的脸儿呢!这锅里可不是只有蛇那么简单,这里有飞龙,还有果子狸,还有穿山甲,通通炖了整整一锅才能有这样的味道。关键是滋补,这汤啊男人喝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男人和女人喝了床就受不了了。哈哈!”

李凌云见着这好吃好喝的,谁也不顾,低着头说道:“老那我说你老小子,本来人家朱教授给你这饭局拔高了,你倒好,生生有拉下来了。声色性也!我看你也就看见性了

!”Lisa刘和苏小柔毕竟是女孩子,喝了几口汤,虽说味道鲜美,但一想到汤里的作料,也就没有了多少口味。然后便要了一碗鸡汤米线慢慢吃,对这一锅大补的吃食并不太感兴趣。李凌云和老那吃得不亦乐乎,李凌云还不断地给郑平安和朱教授捞肉夹菜。等饭吃了一半,才突然想起来问道:“老那,大头呢?大头咋没过来一块吃?”

老那略微一愣,顺口说道:“我雇的师傅是自己解决吃饭问题!有伙食补贴!”

李凌云“操”了一声,道:“哎老那,我知道你这一锅乱炖指定是特别值钱,但是你看这一桌子的东西咱们也吃不完,一块吃点就完了呗!大不了回头哥们再请你一顿!”

老那连忙喊冤:“哎呦!我的大兄弟呀,还是真不是钱的事儿,钱是什么啊,就是王八蛋!这还真是哥哥我这边大意了。”说完,赶忙给小金使了一个眼色。小金也是一个机灵的,赶忙把大头请了过来。大头颇为意外,以为就是过来敬一杯酒,没想到立马就被李凌云拉下来吃饭。两个人也不多说话,大头略微吃了几口便说吃饱了,到外面等着老那和小金。李凌云倒也不勉强,仍旧自顾自的吃,算是将这件事情遮掩过去。郑平安在一旁看着李凌云吃得风卷残云的样子,就纳闷儿,李凌云东西都吃到那里去了,也没见到丫大云彩身材走样!

从昆明到大理的路途并不远,中间吃了这么一段野味,等到了大理不过是下午四五点中的样子,天气还早。一进入大理,老那就跟lisa刘一行人告别,李凌云与大头留下了联系方式便各自分离。郑平安看着李凌云有些怏怏不快,回到房间的时候问了问。才知道,大头与李凌云是一块的要好战友,不曾想也是落到一个给别人开车的境地,想当年要超越也是一个人物,不曾想岁月这么蹉跎下去,没有活出一个人样,今儿中午吃饭都是唧唧索索的,早就没了当初的骁勇和霸气,丢下一句“都是钱惹得”便跑下去喝酒了。

过了今日,就要进入对古滇国的实地考察,能否找到那个传说中的蜃珠是此行的主要目的,郑平安将一应材料都看完之后,心中前前后后又盘算了良久。最终放心不下李凌云,心静不下来,索性下楼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