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灵异鬼话 > 寻墓探险 > 《蜃谜洱海》
二十、跟踪会倒霉的

马上要去云南找蜃珠,对于这种东西郑平安一头雾水,根本无从着手。李凌云倒是无所谓,反正一天600美金拿着,时间越长,自己个儿的收入越高,至于什么诅咒、升仙之类的,到没有所谓,那玩意儿在他眼里就跟他跟拉屎放屁一样,拉出去放出去,想都不多想。李凌云有着当兵特有的性格特点,简单直接,科研考察在他眼里就跟出一个任务一样,为了胜利百无禁忌,事情完了赶紧把钱给我算清楚就行。

趁着还有一天的功夫,李凌云和郑平安一块出来办理一些事情。但李凌云明显就是绕远,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东一聊,西一聊。郑平安起初还有点含糊,过了一会儿笑着骂道:“我说大云彩,你丫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丫拉什么屎。你是找着一个金主,到处找人瞎显摆呢!”

李凌云装着一脸无辜,眼里全是掩不住的得意,辩解道:“哥们儿要是这么说话可就没有意思了嘿,再怎么说,这点钱也不算发大财,我昨晚认真算了算,这一趟下来,运气好,也就2-3万美金,十几二十万块钱,将将能买半拉房子,加上我奶奶留下那几间房,咱们给他卖了,我估计能对付个单元房。不过这之前,对门张大爷咱欠那几百块钱不得先还了。潘家园也得去一趟,看一看什么行情,说是找什么蜃珠,万一弄点什么古董之类的回来,也算是有了练摊儿的本钱不是?”

郑平安一听,有点炸毛:“潘家园?您爱怎么办怎么办,我可不去,齁老远的,明儿还得起大早赶飞机呢!”

李凌云笑着道:“别!咱们哥俩这一去云南也算是到云南省亲,毕竟太爷爷在那边还沾亲带故呢,你爸你妈的坟你得烧几张纸不是?所以,这北京城您还真得跟哥哥我好好逛逛,左右咱有钱,请你打车!”

郑平安本来还有拒绝,但李凌云说什么都让陪着,死活就是不松手。郑平安拗不过李凌云,也就跟着溜溜儿的跑了一天。这到显出李凌云的底子来,一天下来,生龙活虎,唱着歌回来,但郑平安倒是累的够呛,觉得自己身上都要散架了。李凌云笑着道:“看看你那怂样,你说要是没了哥哥的照顾,你可怎么活?”然后恨铁不成钢地“嗨”了一声。

郑平安没有好气儿地答道:“我看你丫就是故意的,在潘家园你那是拜旧?你那是遛狗呢!你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东一圈西一圈的,一个地儿你恨不得走三遍。生怕别人不知道您找了一个金主,从此以后飞黄腾达。知道的您就是一个保镖,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被那个富婆包养了!嗨,还真别说,我大学一个同学就被一富姐儿看上了,上学那会儿就开上捷达了。他那模样跟你比,差的太远了!”

李凌云听了,很是自得道:“这才哪到哪?还不是为了锻炼你!嘿嘿。别说,要不是有了这么lisa一个金主,我还舍得脸让人包养,起码先致富了不是?还是你那个同学想得开!”

郑平安纳闷道:“大云彩,别说你最近还真是掉钱眼里了!”

李凌云叹了一口气,故作高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现在市场经济,都得向钱看!”

第二天一早,lisa刘、朱教授、郑平安、李凌云、苏小柔、丁克北、万清平一行7个人坐了一辆中巴轿子车直奔首都机场。

李凌云是第一次见朱教授和其他几位学生,继续一套水话介绍自己:“各位老师好,我是李凌云,外号大云彩,这次科考队的安全就由本人负责,所谓相逢就是缘分,你给我一份信任,我就给你们一份惊喜。。”

郑平安听了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正要打断,李凌云大剌剌地说道:“lisa,咱们这次去科考不弄一个私人飞机坐坐?我看外国的基金会都这么干,啧啧,那玩意儿可是真拉风!听说那里边都能泡澡!”

郑平安听着李凌云越说越不正经,赶忙说道:“这次咱们是做普通航班,先到昆明,到了昆明再说。。”

Lisa刘听了,很认真的回道:“本来是有私人飞机的,但事情有点紧,这边还有一些手续没有办好,到了昆明租车,到下面咱们开车前往。将来再科考的时候,可以考虑这个建议的。”

李凌云笑眯眯道:“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要说lisa妹妹就是局气!”说完便走到车的尾部坐了下来。

众人一行十分顺利,因为之前已经与机场的安检沟通过,走了vip通道,省去了许多包裹里各种设施盘查检查的麻烦。一行人坐的是头等舱。郑平安第一次坐飞机,觉得什么都新鲜。李凌云倒是轻车熟路,很是随意,飞机一起飞便跟空姐闲聊。空姐听说李凌云是退伍转业兵,倒也给了充分的尊重,关键是李凌云特别不要脸自己在飞机上来回走了两圈,说是之前没有坐过飞机,要多了解了解,一边走一边给空姐献殷勤。这举动让lisa刘和朱教授等人直皱眉头,但碍于情面,也没有多说什么。

别说,这李凌云一脸正义,高大威猛的,在飞机上巡视了两圈,一般乘客还以为这是什么大任务出行配备的保安人员。再加上李凌云样貌英俊,身姿挺拔的,一帮子小女孩见了他花痴不已,还有一个女孩拿出相机跟他合影。真是充分满足了李凌云的虚荣心,这机票光是这一种待遇便都回本了。

郑平安与李凌云从小长大,虽说一天没羞没臊的,但昨天和今天加上一起总是透着古怪,现在细想起来,李凌云绝对不会干这些无聊的事情。趁着忙活完,李凌云坐下的功夫,低声问道:“我说大云彩,这几天可不像你,嘿,咱们不带这么眼皮子下浅的。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可不许不跟我说实话!”

李凌云拍着郑平安的肩膀笑着道:“这头等舱嘿,吃得喝的都跟经济舱不一样!”眼睛不经意地瞟了经济舱方向一眼,轻声道:“从昨儿就有人跟着咱们,一直跟到了这飞机上。这买卖可不好干!”

郑平安心里一紧,马上问道:“还有这事情?我怎么不知道?要不要跟Lisa说一声?要不要报警啊?总不能咱们自己弄吧,太危险!”

李凌云白了一眼郑平安,眼中全都是不屑的神情,嘿嘿笑了一声道:“你们要是有察觉,他们不也是太不专业了。这事先不着急,一会儿让他们下不了飞机就是了。”说完又眯着眼睛道:“这事还用报警?哥哥比警察靠谱多了。怎么样?佩服哥哥不?嗨,你看你丫这表情。不信是不?得,哥哥再给你弄一个惊喜!”

说完,李凌云便要朝着经济舱去,郑平安赶忙拉住:“我告你大云彩,你可别胡来,这飞机上都是有登记的,丁是丁卯是卯,出了事情,谁也跑不了!等下了飞机,一准儿被人扣下。耽误了人家lisa小姐的正事,先不说别的,你那保镖费就挣不着!”

李凌云一拍郑平安的肩膀:“放心吧,哥们儿办事靠谱着呢!也就是这民航没做过,我坐得飞机都是不带座的。别说,还是这民航坐着舒服!”

正说着,飞机突然颠簸了几下,飞机马上传来机长播音:飞机遇到了气流,正在颠簸,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空乘也赶忙过来让李凌云坐下。李凌云笑着道:“妹妹,哥哥这有点尿急,马上去洗手间。”说完也不理空乘,拉开经济舱和头等舱之间的帘子,直接进了经济舱。空乘赶忙跟上去。不一会儿,就听见李凌云连连地说抱歉,然后一脸得意地回来坐在旁边,对着郑平安摆了一个搞定的手势,然后就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

郑平安有心追问,但飞机已经开始下降,反正也没见出什么大事情,否则空乘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索性作罢,不再追问,等着飞机着陆之后再弄清楚原委。

飞了3个多小时,飞机平稳落在了昆明机场。李凌云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心情很是不错,嘴里还哼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懂的小曲儿。临走的时候,对着一个空姐笑笑得那叫一个灿烂,表情那叫一个真挚:“经济舱估计有俩客人不太舒服,要是下不来我看得上担架。不过没啥事儿,妹妹,可别大惊小怪的。但我瞅着那两人不像好人,您这边可得留点神,该跟警察说就得说!”

往实里说,李凌云长得阳光英俊,尤其是咧嘴一下吗,标枪那就一个真挚,那叫一个酥,身高身材又加分不少,绝对是一个当演员的料,街道李大妈都说就是没有关系,要不可以推荐李凌云去考中戏和电影学院,好歹能混一口饭吃,省的整天游手好闲、吊儿郎当的。空姐虽说见多识广的,但被李凌云笑的脸发烫,心里扑腾扑腾地跳,哪里认真听李凌云说了些什么?

倒是郑平安多少猜到了些什么,怕惹上麻烦,催着朱教授和lisa刘赶忙离开机场。路上给lisa刘把事情说了一下,具体还是要等没事的时候,具体要问李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