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言情女频 > 现代言情 > 《血影奇灵》
第四十一章/意乱情迷

“他们怎么说也是你哥哥!”

“又不是我亲哥哥,我不管,我就是赖着你,你去哪我去哪,你追时雪姐姐,我也追时雪姐姐!”

话音刚落,就迎来了景希一阵怒瞪。

景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找台阶下,“大不了时雪姐姐我就让给你,反正我就是不要回去!”

“小翼……”

“哥,你饿了吧,我去拿东西给你吃,但是不要让我回去咯!”

说完景翼撒腿就跑进另一个房间。

景希只能无奈地摇头。

不一会儿,景翼便抱着一大瓶黑色的瓶子出来了,还拿了两个高脚杯。

“酒?”

“酒能填饱肚子吗?”

景翼轻轻打开瓶盖,一股香浓的鲜血味儿扑鼻而来,”

景希冷着目光,“哪弄来的?”

“放心,我是从家里面带来的,我可没有做什么坏事哦。”

景翼倒了两杯,刚好有一滴落在杯子外侧缓缓划落了下来,幽暗中景希伸出手指接住了那鲜红的一滴血,慢慢地放入自己的舌尖!

被鲜血染红的唇内看起来更妖治鬼魅了。

第二天,殷时雪去了林可可家,10点钟的时候就开始在厨房忙活起来了,知道父亲接了市里的一个项目,一大早就去了工地现场,她想做一份香喷喷的午饭送过去。

林可可穿着睡衣啃着苹果坐在客厅沙发里,时不时的往厨房方向望去。

“时雪,你可别把我家的厨房给烧了。”

“知道啦,一会儿我给你也做一份!”殷时雪一副自信满满,手到擒来的样子。

林可可一脸嫌弃,“千万别,你都说你八百年不下厨了,你做的东西能吃吗?”

殷时雪没理她,继续做自己的料理!

下厨的确是一项艰巨的工程,以前她只是煮煮粥,熬熬汤,可这炒菜,的确不是她的强项,又要看菜谱又要看锅,又要切菜,殷时雪简直头大。

这时候林可可穿着拖鞋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好了没啊,我来看看殷大厨师做得怎么样了。”

打开厨房门就是一阵惊叫,“我的天哪,这是火灾现场吗。”林可可咳了两声,“油都冒这么大的烟,你倒是把菜放进去炒啊!”

“哦哦,”殷时雪手忙脚乱中抓起一把洗好的青菜就扔了进去,结果水一接触到油,顿时油光四溅。

殷时雪自己吓得捂住耳朵远远地躲了起来!

“殷时雪!”

被溅得一身油的林可可气得大喊她的名字。

殷时雪结结巴巴地辩解,“是……是你让我把菜放进去的。”

“那你不会用锅盖挡一下吗?你不会开油烟机吗?”

……

无奈,林可可只好亲自出马,殷时雪全程一副崇拜的表情看着林可可。“可可,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菜。”

林可可穿着睡衣,再带上围裙,再加上这炒菜的姿势,活像一个家庭主妇。

终于,一切准备就绪,林可可也换好了衣服,两人坐上了林可可的新车,她们已经计划好了,送好饭就开车去兜风,去逛街,争取在上大学之前玩个够。

今天天气很好,两人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一边放着音乐,林可可本来就是很爱动的女孩子,音乐一响,她便跟着扭动了起来,鼻梁上挂着一个酷炫的墨镜,活像MV里热辣的女主,殷时雪被她感染,也跟着扭动唱了起来,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居然还有陌生少年开着跑车对着她们吹口哨,林可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松开刹车将他们远远的甩在后面。

来到项目现场,却意外的遇见了景希。

殷时雪轻快的脚步在看到景希的那一刻僵在了原地,项目就在城里最繁华的海边,人来人往,景希身后跟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他的背影在人群中依旧显得那么醒目。

“怎么了?”林可可疑惑地看着她。

“没事!”殷时雪勉强一笑。

景希不经意间回过头,也看到了殷时雪,跨着步子走了过来。

看清景希的那一刻,林可可惊得瞪大了双眼,吓得躲在殷时雪身后,嘴里念叨着,“吸血鬼,吸……吸……”

看到了林可可的惊恐,景希眼里折射出寒冷的光芒,林可可硬是把最后的“吸”字咽了回去。

生怕景希会因为林可可的揭穿而恼怒,殷时雪连忙說,“不好意思,景先生,我姐姐他认错人了。”

“没关系!”景希转而换上了笑容,“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景希,刚从美国回来。”

“他真的不是之前的那个吸血鬼吗?可是长得一模一样。”林可可还是不敢相信,凑到殷时雪耳边嘀咕。

“景先生怎么会是吸血鬼呢?再说吸血鬼也不会在白天出现,是吧!”殷时雪像是在反问林可可,又像是在反问景希。

“当然。”景希一副认可的模样。

林可可想了想,好像有道理,难道真的是认错了,于是一副抱歉的样子看着景希。

“殷小姐今晚有空吗?能否赏脸吃个饭?”

林可可又是一惊,毕竟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多金又帅气,任何角度都是无可挑剔,为什么所有的好男人都只会围着殷时雪转呢?

“额……”殷时雪顿时不知道如果回答,但是想起他们之间的约定,她相信景希和霍江益一样,心中是正义与善良。

可惜她并没有做答应他准备,尴尬地笑了笑,“我……我先去给我爸爸送饭,以后再说吧!”未等看清景希的神色,殷时雪拉着林可可仓皇逃离了现场。

殷时雪心脏依旧跳得厉害,她惊觉自己在他面前的无措与紧张,那一刻居然会陷入他深邃的眸子里,顿时感到隐隐约约的不安。

回来后当然要面对林可可一连串的疑问,还好,让她相信了景希并不是她在酒吧里看到的那只吸血鬼,只是长得像而已。

林可可八卦的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殷时雪脑海里便不自觉地蹦出他吻着她的画面,那缭绕在鼻尖的气息挥之不去,难以名状的罪恶感浅浅袭来,一整个下午,和进可可一起逛街的时候,殷时雪都不在状态。

惊鸿一瞥,若水潺潺,流年似锦,君位何处?昨夜眉眼轻遇,念不忘他。

九月将近,殷时雪早已领到了寄过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是A市排名靠前的一所大学,当初和林可可选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专业,都被录取了,进了同一个班,真好。

只是彭逸晨他,好像是要出国留学,每每想起那个笑起来很阳光的少年,心中不免会泛过一丝涟漪。

刚搬进大学宿舍,正和林可可整理东西的时候,刚认识的舍友陈云对她说,“殷时雪,外面有帅哥找你哟!”

万万没想到,她又看到了那个阳光帅气的少年,双手插袋,带着宠溺的微笑站在她面前,她记得那天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九月的风很柔很轻。

“彭逸晨?”她眸光里略过一丝欣喜,跑了过去。

“见不到你真是太难熬了。”彭逸晨轻喃,单手将她搂在怀里,大概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拥有她,虽然一直被逼着出国留学,但他还是不顾家人反对坚持留下来。

“你不是要去美国吗?”

“没有你的地方,呆着会有多恐怖!”

殷时雪呆呆地靠着他的肩,听着甜言蜜语,任由他抱着。

彭逸晨放开了她,微微低头准备吻她的时候,殷时雪突然反应过来,紧张地后退了几步。

“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的反常,殷时雪结结巴巴地解释,“这里……人太多了。”

“害羞了啊?”彭逸晨刮了刮她的鼻子,坏笑到,“那下次找没人的地方。”

不知怎么,她突然间觉得心好乱,彭逸晨回来和她念同一大学,难道不是她一直期待的吗,只是内心深处对他有一丝愧疚,让她难以开口。

大学的日子很轻松,只是她还会每天晚上做同样的噩梦,自从陆依美和刘慧逝世后,她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她们从坟墓里爬出来,变成恐怖的嗜血怪物,纠缠着她,每次从梦中惊醒,她都一个人在黑暗中呆坐在床头,额上冒着虚汗,尽管她很努力地去忘掉这件事情,但是每次做噩梦,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就算最亲密的林可可,她也没有说过。

住了校,殷时雪周末的时候会回趟家,淘淘由刘婶照顾着,家里也由她照看打扫。

那天下午没课,殷时雪一个人在寝室里带着耳机练英语口语,突然觉得胸口闷得厉害,快要喘不过气,瞬间唇面煞白。

她撑着桌子,艰难地呼吸,从领口里拿出了那颗珠子,隐隐约约散发着异样的光泽。

殷时雪第一反应是想到了景希,他是不是在附近?

可是这一次怎么会反应这么大,胸口难受得厉害,殷时雪紧紧地拽着项链,看了看四周,依旧是她一个人。

慢慢的,气息恢复了些,她站起来拉开窗帘,站在阳台上,依旧是静谧的校园,偶尔来往的人群中也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吧,殷时雪失望地收回的目光,

正想着,林可可进来了,书本甩在床头上,“走,时雪,吃饭去。”

“好!”殷时雪走了进来,忘记了将项链塞进领口里。

“咦?你这项链怎么会发光?”林可可盯着她的项链好奇地走了过去,还好,林可可碰到项链的时候并没有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