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言情女频 > 现代言情 > 《我的尤物大小姐》
第一百零二章 陪唐雨欣回家

第一百零二章 陪唐雨欣回家

时间仿佛静止,空气在一刻凝固。手中拿着考试成绩,我静静的看了唐雨欣很久都没有说话。而她依然一脸的冰冷,脸上带着淡淡的怒容。身上穿着性感诱人的职业裙,她的一条美腿搭在另一条美腿上,柔弱无骨的小脚轻轻的垂着。

“唐雨欣,你个贱人,你是一个大贱人!”咬着牙齿,我突然扔下考试成绩就把唐雨欣抱在了怀里。接着在客厅里轻轻旋转了一下,然后把她扔回到沙发上狠狠亲了一口,“唐雨欣,你说我的考试成绩怎么了!?”

“说好的全校第一呢,为什么只考了全校第二?”唐雨欣的嘴角微微扬起,脸上露出了坏笑。

吗的,自从唐雨欣教我学习后,我不知道多么的努力。再加上我为了生活工作,为了活下去练武保护自己。

整整大半个学习,我每一天都过的非常辛苦。

在我受伤的那一个多月,唐雨欣日以继夜的每天很辛苦的为我补课。我能考到全校第二的成绩,可以说是非常的努力,可以说是非常的牛比了。

唐雨欣她在故意逗我,她知道我考到这么好的学习成绩已经非常难得了。其实她心里很开心,她是在故意吓唬我。

“唐雨欣,你这个贱人!”看着唐雨欣脸上的坏笑,我嗅着她身上的阵阵幽香再也按捺不住了。又连续狠狠亲了她几口,我直接一把就将她抱到了卧室。

这一刻,我们两个人的心跳的很快。她静静的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神像是小白兔看着大灰狼一样。

我没有客气,直接就开始欺负她了。

而她,抓住了我的手说,“别闹,你还没有考到全校第一呢。”

这么短的时间就考到第二了,只要我再努力一下一定能考到第一。而且,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根本没理会她的拒绝,我直接就把手伸到了她的裙底。而当我碰到她后,我顿时忍不住吃惊的看了她一眼。她的俏脸顿时变得通红,整个人显得娇羞无比。

她想要了。

就看着眼前的这个尤物,我变得再也按捺不住了。直接将被子一蒙,我开始狠狠的欺负她了。

在我的心里,唐雨欣就像是一块吃不腻的甜点。她古灵精怪的性格,使得她比很多比我年纪小的女生都诱人。

这个女生我永远都爱不够。

和唐雨欣整整缠绵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我们要吃饭的时候还忍不住捧起她的小脚亲了一口。唐雨欣笑了,将她白嫩小巧的小脚收了回去。然后对我撒娇似的扁扁嘴巴,像个小女孩一样问我,“爸爸,我们晚上吃什么?”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叫我,叫的我脸顿时就红了。我显得很不好意思,对唐雨欣说,“老婆,你别这么叫我啊。”

“你就是我的爸爸,你最疼我了。”唐雨欣继续扁着小嘴巴对我装可爱。

吗的,听了唐雨欣的话,我真想再狠狠教训她一次。不过时间已经晚了,我们该出去吃饭了。而且我们回来以后,还有整整一夜的时间呢。

“去吃好的,我们好好庆祝一下。”我说。

“好呀。”唐雨欣笑了,紧紧抱住我的身子一脸幸福的看我。

看着唐雨欣的眼睛,我忍不住轻轻亲了一下。然后拉着唐雨欣的细长的手指,心里如她一样幸福,和她一起走出了家里。

吃饭的时候,我是开着车带她去的。这还是她第一次坐我开的车,她坐在车里显得有点兴奋。

她的家里条件不好,从来没有坐过豪华的车子。坐在车子中,她看着车子中一切崭新漂亮的内饰都显得是那么的新奇。

明天学校返校,当我们返完校后就正式放假了。而她会带我回家,去见她的爸妈,一想到就要回家了,她的心情很好。

在车里安静的坐了一会儿,她渐渐的有点贪玩了。用眼睛新奇的看着车子中的一切,她想了想便脱下鞋子将一双小脚搭在了表盘上,“爸爸,人家还没坐过这么好的车呢,你对人家真好。”

她是真的将我当成亲人了,在心里爱着我依赖我。原来的我,在她的心里只是一个小男生。而现在的我,已经可以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了,是她心里的一座山。

而我,在心里对她的感觉又何尝不是一样。无论我遇见什么烦恼,遇见她后总会一扫而空。她依赖我,我的心里也依赖她。就算天塌了,我知道她依然会像我的妈妈一样保护我。

此刻,我看着她的雪白诱人的小脚顿时咽了一口口水。她是一个尤物,身上的每一处都是那么诱人。

她知道我喜欢她的脚,总喜欢摸她。想了想,她就把脚放在了我的腿上,轻轻碰我那里。

“爸爸,你是不是恋足呀?”她很乖巧的说。

“不是啊,我,我只是喜欢你的………”我的声音艰难,被她碰的好难受。

“我不信,你肯定特别贱,总摸别的女孩子小脚。”她说。

“没有,我没有啊……..”我感觉自己有点要不行了,手艰难的把着方向盘说道。

“真的吗?”她的小脚轻轻乱动。

“别闹,我们回家再闹。”我说。

“回家就不想闹了呢,晚上还要准备学校的事呢。”她说。

当她的话音刚刚落下,我便听见车子咔的一声。接着我看见一辆三轮车被我们刮倒了,我和唐雨欣的脸色全都变了。

那三轮车没人,是别人胡乱停在一边的。再加上这条街只有两车道,一左一右显得很狭窄。而那三轮车占了半个车道,李明熙的宝马740又太宽太长。当她跟我闹的时候,我心里太紧张方向盘没打开,就把那辆三轮车刮倒了。

当我们跑下车后,唐雨欣俏脸煞白显得很紧张。她知道李明熙的车子很贵,此刻害得我肇事了她显得很内疚。

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她小心翼翼的看着车子刮坏的地方说,“王玥,对,对不起,害得你把车子刮了,我赔给你吧………..”

被我们刮倒的那辆三轮车没什么事,但是我们的车子就惨了。前脸划了好几个大道子,车灯也划出两道痕迹。

李明熙是个干净认真的女孩子,她送给我的这辆车跟新的一样。现在看见车子刮坏了,我看着车子惨不忍睹的前脸心里别提多心疼了。

三轮车的主人就在一边的店子里,看见他的车子碍事害得我们把车刮坏了,他也显得十分害怕。赶紧跑出店子,他连忙跟我们道歉,“兄弟,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寻思就停一会儿,没想到碍事把你们的车刮了。这车挺贵的吧,这可咋整啊…………”

“算了。”是我驾驶技术不好,我没有埋怨那个人。然后看看他的三轮车没事,心里放心了一点。

而在我身边的唐雨欣,她心疼的看着我的车子显得很内疚。我没好气的看看她,然后瞪了她一眼说,“车子都刮坏了,赔吧!”

“对不起,我发了工资就赔给你。”唐雨欣轻轻的点头,都不敢看我的眼睛了。

“赔什么赔啊,要赔,把你这一生都赔给我吧。”我笑了,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溺爱,一把便将她抱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王玥,你不怪我吗?”她依然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看我。

“这个世界,有什么比你还重要啊。”我微笑着说。

然后我和唐雨欣一起去吃的饭,吃的西餐庆祝我这次考好的事。中间她说要明天赔我去看车子,然后给我拿钱,我很霸道的看着她说,“老婆,你听好了。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提赔不赔的事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我们之间不分彼此,好吗?”

“那咱家的车刮坏了,人家也很心疼呀。”唐雨欣说。

听了唐雨欣的话,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然后她也笑了。和她在一起笑了很久,渐渐的我的眼睛湿润了。

本来晚上我还想跟唐雨欣干坏事,但是她真的忙我就没有打扰她。想到明天放假以后我们俩就要回家了,然后我去赌场找到了黄毛。

“黄毛哥,你那有没有破车啊,就是很破的车,越破越好。”我对黄毛说。

“干什么啊?对倒腾二手车感兴趣了啊?”黄毛问我。

“不是,是我明天想开,陪我老婆回老家。”我说。

“你的大宝马呢?”黄毛吃惊。

“刚才刮了,刮的挺严重挺难看的,明天没法开了。我知道你有车,想跟你借个破车开一开。”我说。

“哈哈,回老家开什么破车啊,尤其是陪老婆回老家,肯定要开个好车装逼啊。玥哥,我黄毛没有你地位高,也没有你那么有钱。如果你要回老家,我自己的本田借给你开。不过你跟你的兄弟们怎么了,他们的路虎,奔驰和敞篷宝马不是都很好吗,怎么不开他们的车啊?”黄毛问我。

“我技术不好,怕把他们的车刮坏了。你那本田也挺好的,我不能借。如果你没有破车的话,不行我明天再想想办法。”我苦笑着递给黄毛一支香烟,然后点燃一支香烟说道。

听了我的话,黄毛想了想笑了,“兄弟,你跟我说这话就见外了。虽然你是张宇惠的人,我是太子的人,但是你人不错,我黄毛是个讲义气的人,一直把你当兄弟看。”

“这样吧,如果你真想开破车,我那有个车。那个是我们砍人的车,车子早就刮的稀巴烂了。但是能开,就是怕你开回老家丢人,怕你看不上啊。”黄毛说。

“什么车都行啊,越破越好。我就是怕把你们的好车刮坏了,所以才跟你借破车,不然就不借了。”我说。

“但是你开的是自动档的,手动档的你能开惯吗?”黄毛问我。

“你教我?”我说。

“行啊!”

黄毛是个爽快人,很快就让人把车给我弄来了。那是一辆五菱宏光,小面包挺好的,但是车子的外表真的破的不行了,到处都是刀砍的痕迹,前脸还撞凹了一块。

这个时候黄毛的腿也好了,走路有点跛脚,但是能教我开车。学车就是胆子大,只要敢开车就等于成功一半了。

他带着我在酒店外面空旷的地方摆弄了一会,不一会儿我就会开了。然后临走的时候他告诉我,“回去的路上小心点,你连个驾驶证都没有,别让交警给抓了。”

“恩,我已经开始考驾驶证了。”我点点头。

唐雨欣的老家不远,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另一个城市。那个城市很穷,不像我们城市有石油,整体经济水平比我们城市差了好几个档次。

她没有嫌我的车破,第二天下午回老家时,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显得很开心。车子已经被我洗干净了,她如昨天一样把小脚搭在了表板上,我说你可真懒,跟没有骨头似的。她对我白了白眼睛,然后撇撇嘴巴自己玩自己的,不敢像昨天那么逗我了。

其实如果我们现在结婚,我也能养的起她了。很多地方都不按照法定年龄结婚,都是十八九岁了两个人就结婚了,等到了法定年龄再去补结婚证。不过唐雨欣为我着想,她希望我能考个好大学,等我大学毕业了再跟她结婚。

这一次,我们算是先见她的父母,让她的父母知道她有对象了,不会在村子那边给她介绍对象,不会总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家跟她唠叨。

在唐雨欣家的那边,此时她的爸妈已经做好饭等我们了。当天色渐渐变暗,有不少村民都陪着她爸妈一起等。

他们说,“老唐,你家女儿有出息了,考上好大学了当老师了,一个月挣老多钱了。现在又给你们找了个好女婿,过一段时间接你们去城里了,你们老两口有福了。”

也有眼酸的,希望唐雨欣找的对象不好。毕竟唐家穷一辈子了,突然咸鱼翻身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他们就说,“老唐,看人得有眼光啊。现在的骗子可多,你家雨欣长得那么漂亮,又是城里的老师,可别找个没有出息的,给你家大学生耽误了。”

唐雨欣有个妹妹,她的妹妹叫唐雨怡。小女孩儿十五六岁,如唐雨欣一样古灵精怪,但是却没有唐雨欣那么沉稳。

知道村子里很多人看不上她家,唐雨怡立刻冷冷的说道,“我姐是咱们这里的大美女,她又是学校的老师,如今更是当上了教导处主任,她怎么会找个没有出息的人当我姐夫?我姐夫是大老板,一年能挣好几十万呢!”

“好几十万?咱们乡长一年也未必没有那么多啊?唐小二,你吹牛别太过分了。要是你姐真找了个大老板,那真的不得了了啊!”知道小丫头脾气不好,有人立刻说道。

“才没有吹牛呢,我姐夫是有钱人,我都听我姐说了,他们是开车回来的,开好车回来的!”唐雨怡不想别人看不起她家,扁着嘴巴大声说。

“开好车?开的啥好车啊?咱们村的王二小子,在岛国打工有出息了,回来的时候开的哈弗大吉普子,有他的车好?”有村民说。

“哈弗大吉普子算啥,我姐夫开的是帕萨特,跟乡长的车一样!”唐雨怡急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焦急的等待的时候。渐渐的,一辆小面包由远处开了过来。当他们清楚的看清了车子中干净清秀的唐雨欣后,一大群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村长的儿子一直在惦记唐雨欣,这一刻他笑的最凶,“唐小二,那个开车的就是你姐夫?那啥破车啊,都没有我的现代好呢。我还以为你姐真找了个有钱人,原来你在这吹牛呢。”

“那,那开车的真是我姐夫?那车,真的是我姐夫的车?”听了村长儿子的话,唐雨怡的脸色顿时变了。

“爸,妈,妹妹,我们回来了!”很快,我们的车子在他们面前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