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言情女频 > 现代言情 > 《我的尤物大小姐》
第六十四章 黄毛的生意

第六十四章 黄毛的生意

站在我身后的人染着一头黄发,手臂拄着一根拐杖。他的身边有着不少混混模样的小弟,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

是黄毛。

和黄毛已经是老交情了,虽然我们只见过几次,但是每一次留给对方的印象都很深。我很惊讶,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张宇惠的赌场中遇见他。

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张宇惠的赌场呢?他是太子的人,是我们的敌人,他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趴在我的耳边,狗子将黄毛在的原因告诉了我。

原来,不管社会上的大哥怎么打,彼此之间有什么仇怨。在利益方面,只要两边没有杀父之仇,都会继续合作。除非他们之间有着天大的仇恨,不然他们彼此是不会断掉对方的财路的。

虽然张宇惠是和太子平起平坐的大哥,但是张宇惠的手下并没有做高利贷的小弟。也是因为他手下这片生意的空白,让高贵利瞅准了空隙,将黄毛派到他的赌场放贷了。

论放贷,最赚钱的便是在赌场放贷。像是在网上平台弄个小额贷款,弄来女生的照片威胁一下,这些只是高贵利赚外快的一个途径。

虽然太子和张宇惠有仇,彼此都想干掉对方。但是为了在张宇惠的赌场放贷,能赚到放贷生意的这个大头,他还是很不要脸的将黄毛派了进来。而放贷的人对张宇惠的赌场也有好处,第一可以让输光钱的赌徒重新得到本钱,在赌场里继续输个精光。第二可以让赌徒在心里产生压力,深陷赌博这个泥潭,为了还贷不断去他场子里赌钱。第三,放贷的手里都养打手,他们可以提供给赌场保护。

一箭三雕,这样的好事,就算是他们两边有仇。但是为了利益,就算张宇惠看见太子的人出现在自己的场子里,只要他们不做什么破坏场子的事,张宇惠依然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和黄毛没有仇,我们只是各为其主而已。他负责保护太子的东西,我为了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抢了太子的东西而已。

在这样一个地方见面,我们彼此之间的眼中竟然没有仇恨,没有愤怒。有的,只是一些无奈与唏嘘。

“黄毛,这个就是我们赌场的新任老大了。王玥,张宇惠身边的四大天王之一。”狗子为黄毛介绍我。

“什么?你已经是张宇惠身边的四大天王之一了?”黄毛顿时大惊失色。

“没错,他是继红伞,妖刀和冷燕以后,我们张宇惠大哥最信任的心腹。小时候和我们张宇惠大哥在一个大院长大,我们张宇惠大哥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狗子微笑。

“原来,你竟然是张宇惠的弟弟!”黄毛再次大惊。

当黄毛震惊的看着我时,我看了看他的腿心里有些歉意。如果不是我抢走了他保管的东西,他也不会被太子打断一条腿。

觉得很对不起他,我拿出一支香烟递给他说,“黄毛哥,你的腿没事………”

“太子的账本,还在你手里吗?”黄毛突然问我。

“在。”我被他吓了一跳。

“不错,你没有将太子的东西交给张宇惠。如果你将太子的东西交给张宇惠,那么现在所有的平衡都会被打破。你记得,千万不要把太子的东西交给张宇惠。如果你交出去了,不但会为你引来灾难,也会为我引来灾难。我们所有人,都会因为这账本遭到灭顶之灾。”黄毛说。

“好。”我轻轻点头。

“你们认识?”狗子吃惊,并不知道我和黄毛的关系。

“呵呵,算是老朋友了吧。这个小子很聪明,也很有胆量,是个成大事的料。”黄毛苦笑。

听了黄毛的话,我感觉这个人还算不错。自从我上次在灯光球场放过他以后,他的心里已经对我没有仇恨了,不像王猛和陈建明那种人恩将仇报惹人讨厌。

“王玥,你真厉害。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你就爬到我头上了。当了张宇惠的四大天王,当了这赌场的老大。以后我也要靠你吃饭了,还希望你多多关照。”

自从上次一别,黄毛显得憔悴了不少,人看起来也是成熟了很多。他仿佛有种一入江湖岁月催的感觉,被这江湖中的世事多变打磨的没了棱角。

“狗哥,我可以请他去我的办公室喝一杯吧?”我想了想问狗子。

“当然可以,这整个赌场都是你说了算,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狗子说道。

“那好,狗哥,黄毛哥,我请你们来我办公室喝一杯吧。”我说。

“你请我喝酒?”黄毛惊讶的看我。

“是的。”我微笑着点头。

“好吧,现在我要靠你吃饭了,也好跟你拉拢下感情。”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会儿,黄毛点头同意了。

每种生意都有每种生意的规则,黄毛做的高利贷和张宇惠的赌场,就像鱼儿和水一样相辅相成。像是明星与经济人一样,酒吧和陪酒的美女一样,彼此之间都有着直接利益的挂钩。

我心里对黄毛有愧,一直想将来混好了补偿他。如今他对我已经没有了敌意,正是我对他补偿的好时机。

这赌场里有不少好酒,我们拿着酒就去我的办公室里喝了起来。虽然我的地位最高,但是我在心里对黄毛和狗子很尊敬。举起酒杯,我认真的看着他们说,“黄毛哥,狗哥,你们都是我的前辈,这江湖上的事情我还有很多不懂,以后要靠你们多多指点我了。”

听了我的话,黄毛和狗子一饮而尽。燃起一支香烟,黄毛苦笑着说,“王玥,如今你已经是四大天王了,是玥哥。你的地位跟我大哥高贵利一样,在我们这些小混混眼里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我这种小混混哪有资格指点你啊。”

“出来混,讲来讲去也就那点东西。对老大诚实,对老大忠心,低调做人,高调做事,自己办事长长脑袋。这几样,我看你玥哥都占了,已经不需要我们教了。不过这赌场中还是有个宝贝的,这个宝贝你可得好好把握。”黄毛笑了笑说。

“什么宝贝?”我问。

“玥哥,是我们的雷叔,雷大千啊!”狗子笑了,然后点燃一支香烟说,“雷叔的本事,那可是我们惠哥都学不来的。如果你能学会雷叔的本事,我保证你无论到了那里,都有你一口饭吃。玥哥,等明天来了,你一定得好好巴结下雷叔!”

“好。”我说。

当我们举起酒杯再次干了一杯,由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听见那敲门声,狗子和黄毛微微皱起了眉头。接着,外面有人叫道,“黄毛哥,麻烦你开下门,我们有事找你。”

“他吗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吗?我们玥哥的门,也是你有资格随便敲的?”黄毛顿时大怒,拄起拐杖便走向门口打开了门。

这黄毛跟我们说话的样子十分客气,但是跟自己的小弟说话可一点不客气。当黄毛打开门后,他的小弟看一眼黄毛大怒的样子顿时吓傻了,“黄毛哥,有事,来生意了……….”

“滚,有什么生意一会儿再说,有什么生意能比我跟狗哥喝酒,比我跟这个场子的老大玥哥喝酒还要重要?”黄毛冷冷的说。

听了黄毛的话,那小弟显得有点为难。然后皱了皱眉头,偷偷看我和狗子一眼欲言又止。

看见那小弟似乎有话说,狗子笑了笑走过去劝黄毛,“黄毛哥,你们在我这赌场放贷也有段时间了。虽然我们各为其主,但是我们也算一家人了。既然有生意了,我想应该是不错的生意,不然你的小弟也不会敲玥哥的门了。有什么生意让他说吧,我们也不是外人了。”

“这………..”听了狗子的话,黄毛犹豫着向我看来。

“黄毛哥,你先忙你的生意。”我燃起一支香烟微笑。

“黄毛哥,是这赌场来了几个学生,狗几把不是,居然跟我们装大哥。他们刚刚在赌场输了个精光,然后一个小子就把手机和手表抵押在了我们这,跟我们借了五千块钱。结果他们又输了个精光,把所有人的手机都押在这,借走了一万块钱。连续两次,他们已经欠了我们一万五了,结果那几个学生耍赖,想拿回手机和手表回家,让我们给教训了一顿。现在他们都被我们关起来了,等着你回去处置。黄毛哥,您觉得是放长线投资好,还是让他们赶紧派人送钱?”黄毛的小弟问。

黄毛小弟的意思,是他们现在有了生意。因为黄毛不在,他们一群小弟拿不定主意。他们做的放贷生意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长线投资一种是短线投资。所谓的长线投资,就是留下他们欠钱的证据让他们离开,然后利滚利得到更多的利益,天天找他们追债。所谓短线投资,就是让他们马上找人送钱,拿回本钱和一笔利息。

听了他小弟的话,黄毛没好气的说,“咱们的账本都丢了,现在哪还有本钱做长线生意了。让他们找人送钱来,找不到人就打到他们找到人为止!”

“但是,他们说找不到人。而且有两个女生挺漂亮的,我觉得可以做长线生意。”他的小弟说。

“挺漂亮?”听了他小弟的话,黄毛的眼睛亮了。

“是啊,两个都很漂亮。”他的小弟说。

“那就让他们等着,等我和玥哥喝完了酒,我过去看看。”黄毛想了想说。

“欠你们钱的那几个学生,是不是一共五个人,三男二女?”听见他们的对话,我想了想站了起来。

“是的。”那小弟恭敬的对我说道。

“黄毛哥,既然有生意来了就不要等了,别耽误了你赚钱的好事。我可以陪你去看看,看看你是怎么做生意的。”我笑了笑向黄毛走来。

“哈哈,这种几把生意,又不需要技术含量。不过如果你有兴趣,我倒是不介意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做生意的。”黄毛笑了。

“那好啊,我陪你去看看。”想一想就要看见有趣的画面了,我忍不住默默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