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荒慌 > 言情女频 > 现代言情 > 《我的尤物大小姐》
第六十二章 遭遇林允儿

第六十二章 遭遇林允儿

叫我的人,竟然是上次在韩西音家里看见的美女,林允儿。除了林允儿外,在她的身边还有几个朋友。一名长腿美女,眼睛很小,没有林允儿漂亮。三名男生,其中一名男生一身名牌,俨然一副纨绔子弟的打扮。另外两名男生,则是穿着普通,眼神不善的盯着我打量。

虽然上次在韩西音家认识了林允儿,她对我的态度不太好,留给我的印象也不怎么样。但是突然在这里看见她,我显得有点惊喜。

顾不得上次的仇怨了,我带着高大力走到她的身边说,“林允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听了我的话,林允儿的秀眉微微一皱。接着,有些尴尬的看向她的同伴。

从林允儿叫我,一直到我跟林允儿说话,她的那几个朋友便一直盯着我看。尤其是看见我从公交车上下来,看着我的眼神有点不屑。

很像纨绔子弟的那个男生,他的名字叫白庄,是另外两个男生的老大。与林允儿一样,同在三中上学,是高三的学生。

笑了笑,白庄用不屑的眼神扫过我一眼说,“林允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只是来张宇惠大哥的赌场玩玩,又不是来偷来抢,有什么不好意思跟他们说的。”

“但是,我们都是学生,好像不适合来这种地方吧。”林允儿皱皱眉头说。

“那有什么,学习累了轻松轻松而已。电影院,娱乐场,这种地方我们早就去够了。只有赌场这种地方,玩起来还新鲜一点。而且这种地方可不是谁都来的起的,如果我们来这里玩了,说出去不但一点不丢人,反而会很有面子呢。”白庄傲然道。

“就是,我们白哥可是三中的有钱人呢。这种有钱人来的销金窟,可是只有我们白哥才有资格来的起的。”白庄的另外两名小弟连忙附和。

“哦,原来你们也是来赌场玩………….”听了他们的话,我顿时感觉好巧。

“这位同学,请问你是来这个酒店打工的吗?”林允儿身边一名女生问道。

“……………”听了那女生的话,我顿时愣住了。

“勤工俭学,挺不错的。”看见我没有说话,那女生露出同情的表情笑了。

那女生叫朴莎朗,跟林允儿一样是个棒国人,父母在棒国打工。因为她爸妈在棒国打工能挣很多钱,所以使得她高高在上,从来不相信别人比她有钱。

看着朴莎朗脸上同情的笑容,我顿时有种胸口一堵的感觉。心想老子是来这赌场当老大的,怎么到你眼里就成打工的了?

而张宇惠的赌场,是在这个酒店的内部。这样一个酒店的消费很高,随便一个标准间每晚价格在一千五左右,在朴莎朗眼里根本不是我这种学生能消费的起的。而且我带来的是高大力,一名高高大大长相普通的男生,我们两个男生,是肯定不会来这种高消费场所住店的,所以便让她误会我在这个酒店打工了。

可能在她的心里,我连这个酒店有没有赌场都不知道。

但是林允儿听了她的话后,她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自从韩西音过生日那个晚上后,虽然她对我还有点成见,但是对我的态度改变了不少,知道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了。

而我的手腕上,此时正戴着张宇惠送给我的金表。这一细节瞬间被她捕捉在眼里,她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王玥真的是来打工的吗?

“是的,我是来这个酒店打工的。”我点点头笑了。

“你真的是来这个酒店打工的?”听了我的话,林允儿吃惊的看我。

“是啊,是来打工的。最近有点穷了,到这里来挣点生活费。”我说。

听了我的话,站在我身边的高大力笑了。因为张宇惠的提拔,我如今的地位已经变得很高了。能在张宇惠的赌场中当老大,那可是连高贵利听了都要眼红的事情。而我并没有急于跟她们炫耀,跟她们装逼,反而一本正经的装的很像,这让他觉得我的演技很溜。不过我说的没错,我确实是来这里打工的,只不说是给张宇惠的赌场当老大而已。

“呵呵,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人,穷还穷的这么理直气壮。”白庄不屑的笑了。

“你说什么?”听了白庄的话,高大力的眼神变了。

如果是女孩子看不起我们,我们笑一笑也就算了。但是这个白庄,我们并没有跟他说话,而且还是第一次见面,他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们。

而当高大力显得不高兴后,白庄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只是厌恶的看看我们的穿着,然后对林允儿说,“允儿,我们还是别跟这种人废话了,不想跟打工的聊天。”

“白庄同学,你这句话就不对了。打工的怎么了,打工的也很好啊,而且我和莎朗的父母也是在国外打工呢。”林允儿不悦的皱皱眉头。

“我的林允儿大小姐,那怎么能一样呢,你的爸妈可是在棒国打工呢。我听人说,在棒国随便干点什么,一个月就能赚两三万呢。”白庄的一名狗腿说道。

“不不不,我的父母可不是赚两三万哦。我的父母是地道的棒国人哦,在我们棒国本地每个月能赚五六万哦。”朴莎朗说。

“好厉害!”另一名狗腿眼红。

“这些人真嚣张,等我有一天有钱了,一定不能让这些人看扁。”看见朴莎朗他们几个互吹互捧,高大力这样的好脾气都有点看不惯了。

“算了。”我笑了笑说。

“走吧,不要跟这些打工者聊天了,会被酒店误以为我们也是打工者。要是被误以为打工者,我们就无法进酒店内部的赌场玩了。”白庄不屑的看看我们,大步走进了酒店。

“允儿,我们也走吧。”朴莎朗拉了拉林允儿说。

“我们走了?”林允儿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

“走吧。”我对她笑了笑。

当林允儿和白庄,朴莎朗他们走后,高大力忍不住跺了一下脚说,“玥哥,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你在张宇惠的赌场当老大。如果你告诉他们的话,他们的脸色肯定老难看了。”

“呵呵,那伙人那么嚣张,搭理他们干什么?万一他们知道我是赌场里的老大,输了钱跟我借钱怎么办?”我笑了笑说。

听了我的话,高大力觉得有道理笑了,“玥哥,你太狡猾了。”

“走吧,我们也进去吧。”我说。

说巧不巧,偏偏的我们又和林允儿他们坐了一个电梯。张宇惠的赌场在酒店十八楼,寓意十八层地狱,不管是哪个赌徒进了都是有来无回的意思。而开赌场是犯法的,为了将赌场弄的安全一点,除了专门的一个电梯,没有多余的电梯能通往十八楼。

当我们刚刚坐进电梯后,我便看见白庄,朴莎朗和林允儿的脸色不对了。白庄和朴莎朗是感觉吃惊,没有想到我们会坐进通往赌场的专门电梯。林允儿则是意外,没有想到我们又碰到一起了。

“小子,你是不是做错电梯了?这里可是通往赌场的电梯,可不是你这种酒店服务员能去的。”白庄的脸色不太好。

“如果你们服务员坐错了电梯,你们的经理会罚你吗?”朴莎朗问。

我的实力,那天在韩西音家里已经展现出来了。林允儿知道我绝不是普通的小混混,能戴的起劳力士手表,能送的起韩西音钻戒,我很有可能是来这个赌场玩的。那天对我有成见的事,一直让林允儿有些愧疚。而我又是韩西音的男朋友,林允儿不想像他们一样看不起我。美目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林允儿想了想说,“王玥,你的家里条件似乎不错吧,你应该是来这里玩的吧?”

“不,我真是来这里打工的。”我实话实说。

白庄之所以约林允儿来这种地方玩,是一直想证明他的财力,想追到林允儿这种大校花。那林允儿本来是不和男生出来玩的,好不容易让她的闺蜜朴莎朗把她约出来,他看见林允儿竟然遇见了熟悉的男生,而且还总是和我说话,这让他心里怎能舒服,“林允儿,这小子是坐公交车来的,他怎么可能有资格来这种赌场玩?我知道你认识他,但是我求求你别给他脸上贴金了好吗?屌丝,天生就是一副屌丝的样子,即使再装也是不像的。”

“朋友,你太狂了吧?”听了白庄的话,高大力的眼神一寒。

“大力,算了。”我叫住了大力。

说话的时候,电梯的门已经开了。白庄只是不屑的看了高大力一眼,冷哼一声就走出了电梯。

当我们陆续走出电梯以后,我看见他们向赌场走去,我并没有向赌场走去。因为我要等狗子,他是这里的负责人。

“看,果然是坐错电梯了。”回头看了我一眼,白庄的脸上顿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白庄,别在嘲讽允儿的朋友了。再嘲讽的话,恐怕他要哭了哦。”朴莎朗妩媚一笑。

“王玥,你不进去吗?”林允儿回头问我。

“我在等人。”我笑了笑说。

“他在等酒店赢钱的贵客,等着人赢钱了说几句好话求小费。这样的赌场我总来,对于他们这种服务员我最熟悉了。”白庄又说了一句,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当白庄他们走后,我和高大力在赌场的外面抽了根烟。大约五分钟左右,一名西装革履长得很黑的青年跑了出来。

一看见我和高大力,那青年眼睛顿时一亮。接着由额头流下汗水,不断对我们道歉说,“玥哥,你就是张宇惠大哥的弟弟,我们的四大天王之一吧?你的照片,张宇惠大哥已经给我们看过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事出来晚了。”

狗子是跟黄毛一个级别的混子,但是他看起来比黄毛混的好多了。刚好抽完烟,我笑了笑将烟头扔进了旁边的烟灰缸里,“走吧,带我进去吧。”